分卷阅读28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28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28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28

    苏玉环一杯接一杯,想着自古便有“一醉解千愁”之说,兴许醉生梦死就能把种种不如意都抛到脑后了,如今她什么都不愿想,只要当下痛快些。

    忽从背后伸出一只手,将她拿酒杯的手按了,紫黛担心地看着她,说:“小姐,你这是吃了多少酒,小心伤了身子。”

    苏玉环已有了九分醉意,只看着紫黛吃吃笑道:“我没吃醉,我心里清楚。”说着又要去倒酒,却软倒在一边。

    紫黛忙扶住,道:“小姐,你喝醉了,咱们回房去歇歇,醒了酒再来吧”,说完把酒盅拿下,欲要叫翠缕搀扶起苏玉环,突然想起翠缕家里父亲患病,这几日回家去侍疾了,看了一下周遭,跟着一起来的两个小丫头也不知道去哪里玩耍去了,蓼汀苑离得远,小姐醉了,怕是走路不稳,自己一个人可扶不动,正想着找个熟识的丫环帮忙,突然见二少奶奶身边的丫头喜音走了过来,亲热地叫了声:“紫黛姐姐”,然后说道:“二奶奶见表小姐喝醉了,蓼汀苑又远,让奴婢帮忙扶着表小姐到流芳榭歇一歇,吃碗醒酒汤,宴会还没结束,一身酒气也不象样不是?”

    紫黛感激地朝洪氏的方向福了福身,又谢了喜音,二人扶着苏玉环起来。

    流芳榭在府里的西南角,离小戏楼不远,出了门来到园里,穿过假山门洞,绕过一片矮墙,眼前出现了一处清幽之地,只见只见周匝绿树环抱,当中有间一明两暗的屋子,楣上挂一匾额,上书“流芳榭”三个字。喜音把门推开,笑道:“这里是原本老候爷清修之地,虽然现在这间屋子空闲了,但日常里有婆子们打扫料理,里外都是干净的。”

    紫黛感激不尽,喜音又道:“表小姐看来醉得不轻,姐姐快去取醒酒汤吧,妹妹在这里看着就行了。”

    紫黛不疑有它,又谢了一遍,将苏玉环脱了披风,卸了凤钗珠环,安置在罗汉床上,又盖好锦被,方匆匆朝大厨房走去。

    喜音打开了房门,左右望了望,便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只见谢怀宣走了过来,进了流芳榭,并将大门合上。

    窗户上糊的银红窗纱,使得房里光线有些暗,苏玉环穿了一件缠枝桃花刺绣镶领粉绿对襟袄儿,沉香色凤缕的裙儿躺在藕荷色锦缎床褥上,脸上脂光粉艳,被酒气熏得艳如红霞,急促的呼吸间夹杂着一股酒味,双眸紧闭,一副海棠春睡,不胜酒力的姿态。

    谢怀宣不由有些看呆了,稳了稳神,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看苏玉环毫无反应,只胸脯子一起一伏地抖动。

    糟践

    谢怀宣红了双眼,暗骂了声“小娼妇”,伸手三两下解了袄儿和裙子,扯开桃红色中衣和肚兜,退下亵裤,一双丰满的奶儿露了出来,顶上嫣红的奶头似乎因着寒冷而微微发抖,下身草丛丰茂,一条肉缝隐在其中,他握住尽情搓揉,俯下身子,啃咬奶头,啧啧作声,又将手指探入她的肉穴里搅动。苏玉环似乎有些醒来,身子开始挣扎,然而到底酒醉力小,谢怀宣轻而易举地制服了她,撩开自己的外袍,解了裤头,掏出热腾坚硬的肉棒,放在苏玉环的两乳中间,拢起两只奶儿,开始前后动作起来。

    只见两只粉白硕大的奶子拢在一起,樱红的奶头紧靠在一起,奶儿中间黑色的龟头不停抽动,探出头来,谢怀宣表情狰狞,捏着奶子的手劲越来越大,捏得指痕交错,肉棒夹在其中,只觉得滑腻紧窒,他房里人虽然众多,但还没有哪个有这么硕大饱满的奶子,可以夹着他的肉棒这么舒服的,怪不得他一见到她颤巍巍的奶子,就一直想着用这个姿势搞她。

    苏玉环被折腾得酒醉了几分,睁开眼一看,自己浑身赤裸,谢怀宣骑在自己的乳房上驰骋,登时酒醒了大半,惊叫起来,用力挣扎,谢怀宣见状,手上加劲了十分,直捏得那两只奶子青青紫紫,奶肉从指缝中爆出。一边抽动,一边面露狰狞道:“表妹只管叫,大声些,把人引了来更好。”

    说罢,猛地用力地两只奶子往里一挤,苏玉环痛得惨叫一声,只见一股乳白色精液从龟头射出,直喷到她的嘴里,脸上,连头发上也沾染了一些,苏玉环满嘴精液的腥味,低头呕吐不止。

    谢怀宣掐住她的下巴,阴着脸说道:“怎么,敢嫌弃你二爷的东西?”,手上使劲,迫使她将精液咽了下去,一松手,将她甩在了床上。

    谢怀宣将湿漉漉的龟头在苏玉环的脸上擦了擦,塞回了裤子里,起身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服,看着苏玉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全身赤裸,两个奶子上到处是紫黑的掐印,触目惊心,两腿岔开,露出中间鲜红的肉穴,脸上嘴角挂着乳白的精液,两眼呆滞,怔怔地看着床顶。

    谢怀宣走过去,拍拍苏玉环的脸,说道:“这次爷对你手下留情,不然你在洞房花烛时没有落红,在府里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你可明白爷的情义?”

    苏玉环仿佛被点醒一般,眼珠慢慢移到谢怀宣的脸上,呆呆地看了许久,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

    谢怀宣满意地笑了,手伸到她的花穴处摸了一把,见她没反应,知道她被吓到了,拿起她的肚兜擦了手,然后放它到自己的衣袖里,安慰了几句:“只要你乖乖听话,爷抬举你做二房,决计不会亏待你,不比你嫁给那些头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的强?”

    见她没反应,也不多留,施施然走了。

    过了一会儿紫黛才跌跌撞撞地进来,她刚才去厨房拿醉酒汤,厨房的婆子给了她一杯茶喝,喝完后就晕乎乎地不知所觉,直到方才醒了过来,情知有异,不顾头晕一路小跑来到流芳榭,喜音已不见踪影,她连忙进来,却见苏玉环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奶儿上指印赫然,脸上胸前均是沾满白浆,表情怔怔,仿佛被靥住一般,紫黛大惊失色,连忙推着苏玉环唤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了你?”忽然想起了是喜音把她们带到这里,犹豫地说道:“是不是二爷......”

    苏玉环听到“二爷”两个字,哆嗦起来,紫黛连忙抱住她,安慰:“小姐别怕,二爷已经走了......”,看着小姐身上青痕累累,忍不住哽咽,苏玉环呆怔怔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哇”的哭了出来。

    紫黛给苏玉环匆匆整理了一下,却怎么也找不到肚兜,床褥底下都翻过也寻不到,又怕有人会闯入,于是胡乱给苏玉环穿上衣裙,披上披风,搀扶着急急地回到了蓼汀苑,唤热水洗了澡,换上干净亵衣裤,她侍候沐浴时,留

    分卷阅读28

    分卷阅读28

    -

分卷阅读28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