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40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40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40

    珠被他的荤话说得脸红耳赤,连忙用小手捂住他的嘴,行动间,只觉得深埋在体内里的肉棒一下子粗壮起来,撑得她的肉穴紧绷绷的,又难受又有种说不上来的舒服。

    一阵天旋地转,谢怀远坐了起来,将柔软无力的慧珠面对面地搂在怀里,慧珠双腿大张,跨坐在谢怀远腰的两侧,一根又粗又直的肉棒深深地插在她的肉穴里,成为了她跨坐着的唯一支点。

    她的身子起起伏伏的,象骑马似的在男人的身上剧烈地颠弄着,这个姿势将肉棒捅到了她穴里的最深处,又酸又软,偏偏她又被钉在肉棒上无处可逃,肉穴里不由自主地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液,随着肉棒一次比一次凶猛的顶入,水声四溢,声音大得让她恨不得捂住耳朵。

    为了防止不让身子往后倒下去,她紧紧地搂着男人的颈项,使得男人空出手来放肆地搓揉着她上下跳动不已的奶子,掐着嫩红的奶头,将黑色的头颅埋在奶子上,毫不怜香惜玉地用力啃咬吸吮,仿佛要吸出奶汁出来,奶头处水渍遍布,充血肿大。

    一边吸吮一边含糊地说:“珠儿乖,让爷好好操几次,这些天爷每天晚上都想得睡不好觉,作梦都在想你的小骚洞......”

    他突然将她的身子压到床上,把她细嫩柔白的双腿抬到肩上,红艳艳的肉穴朝上,欺身上去,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紫黑粗大的肉棒自上往下,象打桩似的在肉穴里抽插,小穴里面嫣红的肉壁随着他蛮横的捣弄,顺着粗黑的肉棒翻出来,又被重新顶进穴内。

    谢怀远仰头叹息着这快乐的侵袭,慧珠紧窄的嫩穴紧密的绞缠着自己的肉棒,尽根插入带来了无可比拟的灭顶的快感,他喘息着低头看着那慧珠双颊火红,意乱情迷的陷入高潮时模样,低吼一声便忍不住开始了那疯狂的抽插。

    男人健壮的腰身不停的耸动着,而那根硕大壮观的粗黑肉棒则完全没入慧珠溢满淫液的红艳肉穴之中,发出清脆的撞击拍打声,慧珠觉得自己仿佛在空中飘游,快乐得只知道喘息和呻吟。

    “啊──”慧珠尖叫一声后又是剧烈的哆嗦,男人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大力的肏干,享受着肉穴里层层叠叠绞缠着的快意。

    “大爷!大爷别再弄了……啊......”女人目光涣散,春泪点点,全身泛起迷人的粉红色,附着一层薄汗,滑腻如脂。她带着浓浓的鼻音,可怜兮兮的抽动着身体,无助地承受着男人狂猛的爱宠。

    “唔......”男人低吼一声,女人的哭叫勾起他的兽性,他紧紧地按住女人双腿,低吼着疯狂的抽插,直到肉穴边上糊满白腻腻的泡沫,才最后一记凶狠的顶入,将一大股浓稠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到了慧珠肉穴的最深处。

    谢怀远大口的喘息着压在慧珠的身上,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沈沈的笑着,“珠儿......小荡妇,爷真是爱你。”

    以后的几天里,只要他们俩在自己的房里,便一直腻在一起,慧珠从来没有见过谢怀远这样的纵欲,晚上睡觉自不必说,每晚不操上了两三遍,谢怀远不会歇下,沐浴时,看书时,他也拉着她一起,把肉棒埋在她的体内,甚至在吃饭时,慧珠也下身赤裸,坐在谢怀远的腿上,他将肉棒埋入她的小穴里,一边给她喂菜吃,说是要喂饱她的上下两张小嘴。

    过了几天,谢怀远才稍稍餍足,心平气和地和慧珠说说这趟行程的结果。

    书房里,他将慧珠抱在身上,歪在塌上,手习惯性地钻入肚兜里,爱抚着她日益丰满的奶儿。

    “这次出门委实长了些,我本来早就该回来,只是那李大人不肯放人,又说是要与漕帮有事相谈,知道我与陈帮主交情好,拉着我一同去淮安见陈帮主,商量漕盐的生意,又在淮安待了些日子才回济南。”

    慧珠心疼地伸出小手,摸了摸他有些消瘦的脸庞,这几日在家养着,气色比刚回来的时候要好些了,刚回来那会儿风尘仆仆,面带疲色,偏偏还不知疲倦地缠着她。

    “心疼你家爷啦?”谢怀远笑道,俯头下来亲她的小嘴,慧珠顺从地张开嘴,任由他的舌头进来肆意绞缠,蓦地发现顶着她臀部上的肉棒正慢慢变硬,吓了一跳,赶紧把身子挪开了些。

    外面日头正亮,要是此时激起大爷的兴致,怕又要闹到晚上。这一大家子住在一个府里,白日宣淫,万一传出去,对大爷和自己的名声都有碍。

    慧珠连忙岔开话题,“大爷出去这些日子,事情可都办得顺利?”

    谢怀远了然一笑,倒也没强迫她,依然搂抱着,懒懒地说道:“这次户部的公事倒也罢了,不算难办,李大人那边也顺利,我流露了一点意思,他便明白了,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亲自写了信,还派自己的长随去京城送信给吏部的李侍郎,我动身回来的几天前,他就收到李侍郎的回信,已经答应帮忙,想来很快就有消息下来。”

    慧珠又问:“事情办得如此顺利,那你们有没有出去玩玩?”济南和淮安可是有名的富庶之地,风光名胜、人文景观不计其数。

    望着慧珠晶晶亮的眼睛,谢怀远无声地笑,他明白慧珠所指的是那些名胜山川的游玩,可是男人间的应酬玩乐何止于此?画舫私院,杯斛交错,划拳喝酒,丝竹歌舞,名妓娇娘环绕,软语调笑盈耳,香风拂面,美人恩深,哪里一两个字就能说得完?

    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真正放肆起来,以淫词艳曲行令,妓女们脱尽衣裙,摆出各色姿态助兴,男人们醉酒上头,被撩拨得春兴大发,当场便要压在身下翻云覆雨,兴致高昂的时候,两、三个男人夹着一个妓女,玩双龙入洞的把戏也是有的,真真是贪欢逐色,放浪形骸。

    他身在其中,也不得不应酬一二,好几次都喝醉到不省人事,幸亏有谢安和周庆等随从,知道他的规矩,才没有让那些女人趁虚而入,好在李正章和漕帮那些人以前与他打过多次交道,彼此熟悉,了解他行事风格,否则非要传出惧内的名声不可。

    谢怀远掐了掐慧珠粉嫩的脸颊,搂得紧了些,将头埋在她柔白的颈部,低声喃道:“小丫头,以后要对你家爷再好一点......”

    慧珠“嗯”了一声,虽有些不明所以,她还是伸出双臂,轻轻地搂在他的腰上。

    粗暴

    过了些日子,慧珠的父亲孙进义在报恩寺定了给慧珠的母亲做一次法会道场,慧珠一大早便去了寺庙,谢怀远因有大朝会,天还未亮,就已起身进宫了,走前叮嘱慧珠,说是让她在寺庙里等他,朝会结束后便来接她。

    过了几天,慧珠的父亲孙

    分卷阅读40

    分卷阅读40

    -

分卷阅读40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