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原则

请做个好人 作者:河流之汪

第202章 原则

      请做个好人 作者:河流之汪

    第202章 原则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刚刚才初见成效的贸易磋商彻底陷入僵局,更让稍稍有所缓和的两国关系骤然降至冰点。

    余庆再也没有功夫理会白莹莹的示好。

    他紧紧地攥着手机,眼神愤怒得几欲喷火:

    “姓楚的!”

    “你、你竟然敢动我的家人?!”

    “哈哈哈哈。”

    楚天翔那嚣张无比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了出来:

    “余庆。”

    “我就是动了你的家人,你又能如何?”

    “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可都是你自找的!”

    “你!”

    余庆愤怒得表情都扭曲了:“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呵呵。”

    楚天翔又是一阵冷笑,威胁道:

    “别耍嘴上功夫了。”

    “自寻死路?你能让我怎么死?”

    “你老爸老妈可都在我手上,有本事报个警试试!”

    他顿了一顿,态度愈发狂傲:

    “我劝你还是赶快识相地把青霜剑给交出来,然后再好声好气地向我求饶。”

    “这样的话,我说不定还能保证你和你家人的生命安全。”

    “混账!”

    余庆怒不可遏地大吼,疯狂得像是一头受伤的狮子:

    “楚天翔!”

    “我可是后天八段的修行者!”

    “你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难道就不怕我跟你拼命吗?”

    “......”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片刻之后,楚天翔猛地爆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

    “余道友,你还真以为你这个后天八段的修行者很值钱吗?”

    “不就是一个没背景没家底的穷鬼,靠着天上掉下来的资质,莫名其妙地当了几天修行天才吗?”

    “说实话,我可早就看你不爽了!”

    “想要跟我拼命?”

    “那正好...”

    楚天翔恶狠狠地骂了几句,便又冷冷地撂下了一句:

    “现在就来澄江边上的江滨公园。”

    “剩下的事,我面对面地跟你谈。”

    说着,他就不由分说地挂掉了电话。

    “喂喂!”

    余庆愤怒地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手机那头却只剩下了一阵令人绝望的忙音。

    “该死...该死!”

    他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被他紧紧攥着的手机也随之滚落到一旁。

    “老公。”

    白莹莹被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骇得不轻,呆楞片刻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你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

    余庆痛苦地抓着头发,沉声嘶吼道:“那王八蛋可把我爸妈都给抓走了!”

    “唔...”

    白莹莹一时语塞,只得试探着问道:

    “那...那我们报警吧?”

    “没用的!”

    余庆重重地摇了摇头,不遗余力地渲染着反派的可怕:

    “那姓楚的手眼通天,家里还做着半黑半白的生意,哪天少跟警察打交道了?”

    “这近海警局里,估计处处都是他的眼线!”

    “我爸妈可都还在他手上,要是随随便便报警,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那...那怎么办?”

    听到连王法都治不了他,仅仅是一个市井小民的白莹莹就变得愈发茫然无措了。

    “唉!”

    余庆深深一叹,又看了一眼窗外那沉沉的夜色,便忍着愤怒对白莹莹说道:

    “白老师,你开车送我去江滨公园吧!”

    “我要让他知道,我余庆也不是好惹的!”

    为了让余庆陷入绝境的过程变得更平滑一些,让余庆能够更合理地走向“黑化”,节目组还在“父母惨遭绑架”的悲惨遭遇之后另外安排了一场过渡剧情。

    和上次一样,白莹莹是这场戏的唯一观众,她必须到场。

    “啊?”

    白莹莹有些慌了:

    “都这么晚了,你真的要过去?”

    “再说,他这么主动地把你叫出去,那肯定是没安好心啊!”

    “拜托了,这次我一定要去!”

    余庆却是十分执拗地点了点头:

    “我现在什么都靠不上,能靠得住的就只有我这一双拳头。”

    他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又把牙齿咬得嘎吱作响:

    “我是后天八段的修行者,我还有保护自己家人的力量!”

    “把我逼急了...”

    “我就真的跟他拼命!”

    说着,余庆还特意往自己的身体里引了一些魔气,用以加强表演特效。

    虽然白莹莹感知不到魔气的存在,但适量的魔气的确有帮助人加强表演能力的作用。

    尤其是演绎愤怒、失控和绝望的时候,魔气激化情绪的作用就更加明显。

    一看到余庆额头上大片暴起的青筋,还有那双微微泛红的眼睛,白莹莹就被吓得浑身发软:

    “老公,别、别生气了...”

    “我现在就开车送你过去,你一定要冷静一点啊!”

    “好...”

    余庆长长地舒了口气,却是仍旧没有收住身上那股令人本能感到窒息的煊赫魔气。

    毕竟这魔气不仅仅是能起到调节表情的作用,还可以让柳菲菲感知到他身上的波动,更直观地感受到他身上发生的变化。

    虽然面前站着的女人是白莹莹,但余庆可以肯定,柳菲菲作为暗中操纵白莹莹的幕后黑手,此刻肯定就藏在附近暗中观察。

    等等...

    想到这里,余庆忍不住想到了一个问题:

    既然之前柳菲菲一直在和白莹莹来回切换上场角色,那...

    自己现在面前站着的,到底是柳菲菲,还是白莹莹?

    用灵气探查会打草惊蛇,旁敲侧击多了也会惹人生疑,所以...

    这事还真有些不好确定。

    “唔...”

    余庆想了一想,突然没由来的一阵后怕:

    为了生命安全,这车还真是不能乱开。

    ............................

    事实证明,余庆刚刚的后怕都只是无谓的担心。

    在余庆和白莹莹开车离开之后,柳菲菲就缓缓地推开卧室房门走了出来,又神色复杂地自言自语道:

    “魔气...”

    “这小子身上已经开始出现魔气了。”

    “该死!”

    柳菲菲心有不甘地轻啐了一口,眼中满是无奈:

    “这样一来,他肯定是要落到那裴常乐的手上了!”

    余庆是她和裴常乐共同看上的猎物,但柳菲菲心里清楚:

    无论是从力量上的差距,还是从恩情上的考虑,她都没办法和裴常乐强争余庆。

    她能做的,就是试着在余庆彻底沦为魔种宿主之前,尽可能地尝试着先把他拿下。

    仔细想想,柳菲菲觉得自己还是在做“好事”:

    毕竟她要的只是余庆的修为,而裴常乐想要的却是这小子的命。

    可是...

    在这几天接连发生的巨大变故下,余庆陷入魔化的进程远远比柳菲菲想得要快。

    显然,她已经基本没什么可能再跟裴常乐竞争了。

    “唉...”

    柳菲菲不甘地长叹一声,最终却还是在良久的沉默之中,选择拨通裴常乐的电话汇报情况。

    反正这事瞒也瞒不住,她只得乖乖地当好裴常乐的眼线,也算是偿还了一些裴常乐当初的救命之恩。

    “什么?”

    在接到柳菲菲的电话后,裴常乐的声音中马上就带上了一份别样的惊喜:

    “余庆的父母被人绑架了?!”

    裴常乐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一般,高兴得差点都没笑出声来:

    他还正为自己雇人暗杀余庆父母的事情心有纠结,现实就抢在他前面给余庆制造了足以让人绝望的悲剧。

    这不仅解了他的心结,还帮他省了不少事情。

    “没错。”

    听到裴常乐言语中那难以掩饰的开怀,柳菲菲只得不甘地继续报告道:

    “他现在才刚刚被那个叫楚天翔的恶少叫去了江滨公园,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大事。”

    “而且,我刚刚也感知到了,他身上已经开始出现魔化迹象了。”

    “看来...”

    她顿了一下,有些不满地说道:

    “这个猎物,已经落到你的枪口下了。”

    “哈哈哈...”

    裴常乐终于按捺不住地笑出声来。

    而在短暂的轻笑之后,他又迅速收敛了情绪,并且别有用意地对柳菲菲说道:

    “不好意思,你看中的‘补药’我先收下了。”

    “你也应该知道的...”

    “资质这么好的‘鼎炉’打着灯笼也难找,丢了这次机会,你也不知得修行多久才能回到原来的境界。”

    “够了!”

    柳菲菲听出了裴常乐话中的弦外之音,马上便有些恼怒地回道: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担心,用不着你来考虑!”

    “柳道友,何必这么激动呢?”

    裴常乐仍不死心,只是好声好气地劝道:

    “我提出的交易既公平又合理,有什么不好?”

    “只要移植上魔种,你马上就能获得你梦寐以求的力量...”

    “住口!”

    柳菲菲再次粗暴地打断了裴常乐的劝诱,斩钉截铁地喝道:

    “给我趁早死心吧!”

    “我现在将自己的猎物拱手让出,就已经是在偿还当初的救命之恩了。”

    “这次行动之后,你就去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想让我把身家性命都交到你的手上?不可能的!”

    她一番丝毫不留情面的愤怒大吼,让裴常乐的声音变得有些凝滞:

    “好...好。”

    “你现在既然不愿意,那我接着等就是了。”

    裴常乐竭力让自己的语气缓和下来,好声好气地说道:

    “我说过,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只要你不...”

    “呵呵。”

    柳菲菲用一阵冷笑打断了裴常乐那冠冕堂皇的说辞:

    “原则?”

    “别再跟我提这两个字了!”

    “明明就是一个靠害人性命修炼的魔头,你怎么就那么喜欢给自己立牌坊?”

    “虚伪!”

    她不屑地将裴常乐骂得狗血淋头,又没好气地说道:

    “该说的情报我到跟你说了,先不聊了。”

    说着,柳菲菲便颇为不耐地挂掉了电话。

    “......”

    紧接着,裴常乐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虚伪?”

    “她...”

    他仔细想了想自己这几天的心理变化,忍不住苦笑起来:

    “她说的没错,我还真是够虚伪的。”

    裴常乐一直坚持着的原则,早在他盯上余庆的时候就被打破了。

    毕竟,余庆给他带来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想到这里,裴常乐的心情就一阵烦躁。

    再然后...

    他想到了柳菲菲——

    对他而言,柳菲菲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唔...”

    裴常乐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心情也渐渐有了变化:

    有些事情,一回生,二回熟。

    原则什么的,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

    第202章 原则

第202章 原则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