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誓不做女配 作者:月下阿狸

分卷阅读23

      ?”

    “你这几天怎么总躲我?”宫野委屈控诉,活像是阳雪干了伤天害理的事。

    阳雪不耐:“你真不清楚?”

    宫野眨眨桃花眼,邪魅又正经:“你说,我一定改!”

    阳雪扶额。

    “宫野,“她直呼他的名字,“你这是做什么呢?好玩吗?或是稀奇?”

    “我在学校的名声我想你也知道,而你呢,又是存了什么心思?或许你们眼中我就是那样的人,但是我跟你说,我不是。我是真的不想和你继续无聊下去了,你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

    听了阳雪的话宫野突然阴沉着脸不语,那目光仿佛要把阳雪撕碎了一般,直直盯着眼前人的眼睛。

    阳雪也不惧,无所谓笑笑:“说明了也不好玩了不是吗?就这样吧!”

    宫野想仔细看清阳雪的情绪,但他发现他始终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猜不透,看不清!

    “你认为我只是玩玩?”宫野反问。

    “不然呢?”以他那样的花花公子,她陪不起。她前世就经历过的,今生怎么会再选择一个悲剧?

    “好,你厉害!”宫野怒火中烧,被气得说不出话。

    果然,男人都是一样!被揭穿了真实面孔就变了个样子。

    “那就这样吧!”

    相比于宫野,阳雪云清风淡的,看不出一点情绪波动。

    第31章 尴尬

    宫野气得头上冒烟,狠狠一脚踢上旁边的树,嘴里骂道:“笨女人,臭女人!嗷,痛。”

    恶狠狠死盯着树,死树!

    自从阳雪和宫野那天说了以后,宫野不再来找阳雪了。

    秦教授住在大学城附近,离吴燕大学不远,因为时间计估算错误,阳雪为了不迟到只有打的去。

    根据秦月白给的地址,好不容易摸到了地方。

    给阳雪开门的是秦教授,老人笑眼咪咪的,和蔼可亲。

    “小阳来了,进来!”

    阳雪道谢,反手去关了门,跟在老人后面。

    “这年头,月白的爸妈也出去搞科研去了,只有我和月白在家。小阳啊,就当成自个家一样,不要拘束啊!哈哈!”

    老人笑得格外开心,阳雪却觉得尴尬。

    人不多,只有秦教授和秦月白祖孙二人,加上她,三个!

    欲哭无泪。

    阳雪坐在沙发上,有些僵硬笑着接过老人递过来的水。怎么有种鸿门宴的感觉!

    老人碎碎念,反复强调:“我们人少,所以我才把你叫过来的。诶,小阳,在家里不同在学校上课,不用拘束啊!”

    秦月白从厨房走出,拿着一盘水果,在阳雪面前放下。

    “吃点水果吧,饭马上就好了!”

    “谢谢!”

    “不用,你和爷爷先看会电视吧!”秦月白淡笑,又进了厨房。

    那么清风霁月的一个人,竟然在做饭!

    阳雪不敢相信:“秦同学,在做饭?”惊讶得嘴里都快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

    老人得意点头,眼含着深意:“月白从小厨艺就好,想让他做饭可是比登天还难,你有口福喽!所以说,以后谁是他的妻子就有口福了!”

    “可是今天不是他的生辰吗?”

    哪有寿星做饭的!

    “是啊,但是家里都是他做饭啊!不然没有东西吃了!”老人理所当然,毫不客气地说。

    有这样的爷爷,阳雪在心里默默为秦月白点了一根蜡烛。

    秦月白很受欢迎,但阳雪和他的个人接触极少。基本上都是通过秦教授才有的交集,即使认识早,关系也就保持在平平淡淡的水平。

    阳雪是客,也是晚辈,主人这样忙着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试探性问了一句:“那老师我要去帮帮秦同学吗?”

    “那你去吧!”老人津津有味看着电视,头也不回。

    啊?阳雪怔住,她真的只是作为礼节性的问一下,怎么真的要她去?

    老人一脸希冀,又鼓励阳雪:“去帮帮臭小子吧!他的脾气不太好,你可要多多包容!”

    阳雪不好推脱,只好硬着头皮,以龟速向厨房挪去。

    而正在看电视的老人不知何时转移了视线,笑眯眯看向阳雪。成竹在胸、算计得逞的模样。

    阳雪已经后悔在他们请她时口快答应了,可是为时已晚。现在的她只觉得无比尴尬!

    秦月白背对着门,月白衬衫,修长的身形,无一不是完美。

    “要帮忙吗?”

    秦月白转身,微微一笑,清尘飘逸,柔和温暖。

    他没有拒绝:“你帮我洗白菜吧?”

    “好!”洗菜她还是会的。

    只是,当阳雪看见秦月白高超的厨艺之后,她彻底惭愧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早上好呀。

    么么哒!~( ̄▽ ̄~)~

    第32章 接吻

    一个男人,不仅上得了厅堂,还下得了厨房,少啊!

    阳雪吃着美味的食物,心里感叹。

    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不食人间烟火,绝逸出尘的秦月白竟会做饭?

    “好吃吗?”

    阳雪闻言连连点头。

    秦镇把大部分食物都往阳雪这边靠拢,语重心长:“小阳啊!这找老公啊,要才财双全,容貌厨艺那是缺一不可!”

    又暗示性往秦月白看去,咳了一声,“当然,也要下手快,不然被别人提前抢了,也是不行!”

    秦月白手艺不错,做的菜好吃。但阳雪食不下咽,秦镇那套找好老公的理论占据了餐桌上的头条。

    等秦月白送阳雪出去时,阳雪才觉得自然了一些。秦镇这个老教授果然不是盖的,还能引经据典的,字字珠玑。

    阳雪在进门时就把随手准备的礼物给送出去了,现在是回去的时候了。

    “生日快乐!”

    “谢谢!”秦月白温和地笑,如碧波荡漾。

    秦月白笑着,突然猛地向一旁倒去,“小心!”阳雪眼疾手快扶住他,却拉不住他,和他一起向下倒去。

    扑通。

    阳雪比秦月白幸运一点儿,因为她倒在秦月白身上,有个人肉垫子。秦月白闷哼了一声,显然摔得不轻。

    阳雪忙起来,拉着秦月白起来。

    “你没事吧?对不起!”一脸歉意,如果不拉他,他就不用负担她的重量了。

    “没事!嘶!”秦月白嘴上说没事,却只能慢慢动着,怕扯到身上的痛处。

    阳雪一抬头,不料看到了不远处正在喷火的宫野。

    穿着背心,大筒短裤,手里还提着个买菜的袋子。

    看到她们两相互搀扶,宫野把手中的袋子一丢,冲过来把刚刚摔伤的秦月白

分卷阅读23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