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最佳关照 作者:忆如往昔

分卷阅读16

      经理,而他,表面上只是作为一名乐禾的行销总监过来参与到这次的行程中。在对外公布的派遣名单上,他的名字被列在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

    在中国商界众说纷纭,对这次乐禾集团的高层领导以及最终拍板人莫衷一是的时候,其实鲜少有人知道,乐禾集团只是国际大名鼎鼎的far财团旗下的一间子公司,而乐禾集团的创始人关注、关欣和关照皆是far财团领导人的子女,同时也在far财团担任着重要职位。

    far财团的崛起始于亚洲四小龙经济腾飞的黄金时期,而乐禾集团的诞生又恰恰是在亚洲金融风暴后的经济萧条期,从某个角度来看,乐禾集团跟far财团既是隶属关系,又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

    靠金融、房地产起家的far财团,资本雄厚、人脉极广,可以说给予了创立之初举步维艰的乐禾集团极大的支持,但是当亚洲经融风暴爆发的时候,far财团的盈利也几乎陷入了停滞。反倒是把投资目光投向娱乐业、服务业的乐禾集团,却在这场金融风暴中走过来了,而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事实证明,越是经济萧条的时期,人们的娱乐需求不会萎缩减少,反而会愈加旺盛,这就跟战争时期大城市的“马照跑,舞照跳”的道理是一样的。

    不愿意躲在far财团的羽翼下舒服混一辈子的几个关家子女,靠着自己的手腕和能力终于在乐禾做出了一番成绩,但是目前有个问题,以关注、关照两位堂兄弟为首的乐禾领导人希望乐禾集团能从far财团彻底独立出来,拥有自己的完整财产核算和经营权,但是far财团的董事会一口否决了这个提议,包括关注、关照自己的父亲。

    其实这种分歧也很好理解,所谓翅膀硬了就想飞了,但是习惯了掌控一切的居高者却永远不愿意那么轻易地放手。更何况,现在乐禾集团是far财团旗下最盈利的子公司之一,在商言商,董事会的人又不是傻子,哪个愿意放过这样的优质公司?

    这样一来,关家几位子女在乐禾集团的身份就有些复杂,他们既是乐禾的创始人,同时又是far财团的高层职员,在对外上,被推出去应付媒体的往往都是被乐禾聘用进来的各部门经理,而关注、关欣和关照几个人则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之下。

    出于某种原因,在国际上一贯评价不错的乐禾集团都尽量避免提到自己是far财团的家族企业的事实。

    待会儿推介会正式开始的时候,乐禾的几名经理就会到场了,除了跟这些来参展的企业接洽,只怕还得跟那些来视察的政府官员们应酬周旋一番。他原就不耐烦这种事,干脆提前过来,等审视过这批企业,心里有个数以后再找合适的时机安然退场。

    对于他的话,蒙萌不疑有他,依然兴致勃勃道:“想不到这么巧,对了,你们企业的展位在哪?需不需要我去帮帮忙……”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很兴奋,像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重新注满了全身,和刚才遇到他之前的那种沮丧、无措和茫然截然不同。

    她想是不是自己终于可以对他有更一进步的了解?这位就住在她对面的神秘邻居,就算是她跟他同桌吃饭,她都提不起勇气去询问他更多有关他的事。你得相信,有些人的外表、气质和态度就是能够让你产生出一种“他在对你保持距离”的感觉,这种感觉除非他自己打破,他自己主动对你敞开心扉,不然——还是不要那么自来熟比较好。

    他眼神莫辨地看着她,唇角边隐隐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谢谢,已经有人在打理了。你不是说你的公司在二楼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为了防止她提出更多的问题,他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

    他这么一问,她原本还兴致高昂的神情顿时就像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那个啊……”她既尴尬又像难以启齿似地,扭过头往楼上的场馆瞄了一眼。

    看她这样子似乎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他双手抱臂,一下子起了好奇心。“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她踌躇地低头绞着自己的手指,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说了,这是自家公司的内部事情,让外人知道总不太好;可是不说,她又觉得心里憋屈得慌。

    他缓缓地带着她往里走。“是不是被公司的人排挤了?”他猜道。她看起来还像个职场上的新人,能够出席这样的大型推介会确实是让人挺意外的,所以他才有此推测。

    她不自觉地跟在他身边。“也不是……”被人排挤是不是要更好一点?她现在恰恰是被李主任“青睐有加、委以重任”,派去完成盯梢对手这么一个艰难的任务,如果被人排挤了,她是不是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

    他微挑起眉,并不意外她的欲言又止。职场中事,总是一言难尽。“带我去你的公司看看吧。”他突然对她所在的公司产生了一点探究之心。

    “嗯!”她毫不迟疑地点头,一边带他往二楼的展区走一边滔滔不绝,像是对自己的公司有很多的话要说。“我在诗悦集团,你听说过吗?它是我国最大的女性卫生护理品牌,第一个拥有专业自营店的生产商……”

    他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诗悦集团?女性卫生护理品牌?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就是像日本姿心堂那样的生产企业?

    作为一个男人,这种商品对他来说是有些陌生的,甚至还有点尴尬,所以关爱才在电话里提出要飞过来协助他。而在他的印象里,一般的女性也很少会跟男性谈及卫生护理这个话题,因为除了尴尬,也实在是找不到共同语言。

    但是旁边的这位蒙萌小姐,态度却无比自然,表情也颇以自己的公司为荣。她好像觉得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也许是他太大惊小怪了。他想。

    “你怎么会想到到诗悦集团工作的?”他很好奇,身边的朋友各行各业的都有,唯独这类却不多见。

    她粲然一笑,仿佛终于有人问出了她藏在心里已久的,早想与人分享的秘密。“我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有一次在网上看到诗悦在招聘文案,我当时压根就没想过来这里,但是直到我无意中进了诗悦的专营店,看过他们的产品,我当时立即就被它的包装吸引了,你知道吗?诗悦的产品包装跟别的产品是完全不一样的,它就像一件精美的小礼物,一件艺术品,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在很多人看来很私密又难以启齿的东西。那一瞬间我就做下了一个决定——我要去诗悦集团应聘。”

    说这段话的时候,她一脸感慨,仿佛还沉浸在那段并不算遥远的回忆里。

    “诗悦打动你的就是它的包装吗?”他问道。他不是她,不太理解究竟是什么理由或者是什么样的情怀让她光凭着一份产

分卷阅读16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