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

最佳关照 作者:忆如往昔

分卷阅读79

      把握怡枫酒店还能不能顺利地发展下去。关照作为旁观者也看得很清楚,一向强硬惯了的安吉集团实在不是一个绝佳的酒店合作对象。如果它在经营途中跟冯博铭的理念发生了分歧,这个时候怡枫该听谁的?以安吉的做派,恐怕容不得酒店之前的主人来指手画脚。但是如果任由安吉自己盲目经营,也很有可能使怡枫逐渐失去了原来的特色和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老客户和口碑。

    怡枫酒店最大的特点和难点就在于,它跟其他普通的商务酒店并不一样。冯博铭犯的最大错误也在于,在自己的实力还未完全雄厚起来的时候就盲目地扩大规模。

    “你要我就这样把怡枫卖给安吉?”沉默了许久,冯博铭一脸的抑郁。“这是我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创办下来的,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一手把它卖了?我甚至不知道它明年、后年……还在不在?”

    关照坐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淡淡一笑。“除了安吉,你就没有考虑过其他的合作者?”

    冯博铭先是一怔,然后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安吉财大气粗,它说要收购我,哪个公司还会跟它对着干?”他顿了顿,又仰头望了一眼头顶的天花板。“再说,也不会有人能开出比它更高的价了。”

    虽说安吉的霸道让人讨厌,但至少有一点他没法指责,起码在钱的问题上安吉是不算吝惜的。

    关照跷起腿,好整以暇地轻敲着自己的手指。他一眼窥出冯博铭现在面临的纠结:如果坚持不卖自己的酒店,最后还是会破产或者被安吉强行收购,但他无论是出于长久的利益还是对怡枫的感情,都希望自己在这家酒店有一份自己的位置。

    两人默默相对,冯博铭似乎终于意识到他此行另有图谋,双眼紧盯着他,呀声开口:“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吧。”

    他面色不变,只是眉梢微微一挑。“我倒是有个三全其美的办法,就看你是不是接受了?”

    冯博铭眉头一蹙。“三全?”

    “安吉对你的酒店势在必得,”他不疾不徐道:“所以只有让它入股,不过它不懂经营酒店,还得找个行内人,跟他一起合作经营。”

    冯博铭愣愣地看着他。“你是说……分售?”安吉摆明了要独家经营,哪个企业会来不识相地掺一脚?

    他好整以暇地颔首一哂。“我可以答应你,如果我们乐禾集团在怡枫酒店有股份,你就可以分得一部分股权,这跟安吉集团那边的股权无关。”他想借着怡枫在中国西部城市的市场布署乐禾集团随之而来的投资,也是摸清楚这边的消费情况,相比之下冯博铭的要求在他眼里并不高。

    冯博铭毫无预料他会提出这样的方案,一时间怔住了。

    “你……你要买我酒店的股权?”他不可置信地瞪着对面的关照,上下打量着他一脸自若的神情。“还保证我可以分到属于我的那一份?”说着,表情一扫之前的阴霾,语气里隐隐带着一丝无法抑制的激动。

    关照靠坐沙发,手搭扶手,仿佛刚才的话不值一哂。

    “如果乐禾集团和怡枫酒店还在,你就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他的手指敲了下扶手,语气笃定。“我们可以签一份协议。”

    冯博铭忍不住站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地细细思量着。

    “安吉……会同意吗?”审度了一番,他蹙眉踌躇地问。毋庸置疑,目前看来关照提出的解决方案对他是最有利的,似乎也是最符合怡枫酒店的长远发展的,他心动了,可是紧随而来地,是对安吉集团的担忧。

    关照耸耸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你不用操心,”他双手□□裤袋,一脸气定神闲。“我既然来找你,自然是有我的把握。你也许该考虑的是——跟安吉的合同应该怎么谈。”他淡淡道,话里却意味明显。

    跟冯博铭谈完后他便返回了上海,如他所料地,冯博铭答应了他提出的建议,还打算不日就要跟安吉集团协商出售怡枫酒店的事。

    垂眸睇着手机上那一通通安沁蓝打来的电话,他目光微微一闪。冯博铭担心安吉不愿意跟人合作经营酒店,不过……他从来不担心这个问题。

    “关先生,我们现在去哪?”思忖间,老汤忽然回头问他:“要不要去安吉集团,还是去公司那边看一看?”他眼睛余光瞟了一眼车窗外的日头,一时拿捏不定主意。

    他收起手机,仰头靠向车椅的枕垫,想也不想地指示:“去公司。”也该去看看关爱了,这些天似乎忽略她了。

    老汤点头,手掌方向盘往乐禾集团的方向那边驶去。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回来了,离女主还会远吗?哈哈!另外这段商业情节纯属瞎编,看个乐子就好,别当真了哈~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已经有好几天没看见关照了。

    蒙萌站在她家对面的那位邻居门前,静静地打量了那扇紧闭的防盗门半晌,最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手用力地往门上拍了下去。

    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这两天她一下班回来,只要一有空就会过来看看,甚至连偷窥窃听的事都毫无节操地干过了,结果呢?连他的半个影子都没看到!

    这位邻居以前也是时常不在家里的,甚至即便在家也仿佛跟个隐形人差不多。她那时只觉得他是一个身份神秘、行踪诡异、为人还比较低调的人,并没有想过太多,但现在呢?随着一天见不着他,两天也没看见他……她突然开始有种不安的感觉。

    他不会真的就这么一去不回了吧?

    这个念头不知道是怎么从她脑子里冒出来的。起初她只是想到他们公司跟乐禾集团合作的事好像正如楼竞言说的,前景不太顺利,不过那时她并不害怕,或者说为此感到苦恼,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只要有关照在,问题总会解决的。她也说不上来自己对关照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信心?

    然后慢慢地,在焦急地等待着他回来的过程中,她的心情似乎不知不觉地就变了,变得……有些患得患失起来。随着一次次没看见他,没看见自己预期中的身影,她居然忍不住开始揣想,万一他真的不回来了怎么办?

    这个地方,始终只是他的一个临时住所吧?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先是一怔,嘲笑自己的荒诞,但慢慢地,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和慌乱就开始在心里越聚越多。

    她似乎习惯了对面有他的日子,或者该说,她已经习惯了他跟她一样,也生活在这片区域的感觉。但是她好像很少思考,他有一天是会离开这里的,毕竟——他并不属于这个阶层,他随时可以说走就走。

分卷阅读79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