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蒂 作者:俗釖

      7

    李辉老师每一次上课——除了第一次——第一步,先向大家问好:“同学们我们开始讲课了。”第二步,踉跄地喝一口热气腾腾的茶水,第三步,开始旁若无人的用教科书上的步骤为我们讲解一遍题,而后,再用自己的步骤为我们解一遍题。

    一学年下来,首先我们可以知道,李辉老师拥有一副容量可观的膀胱。两大节课一百分钟,他连续作战,不下课。

    李老师板书笔迹形若游龙,嘴刚张开要讲解这题,手已经写到另外一题,坐在前几排的学霸恨不能手脚并用。放在讲台桌上1000毫升的水杯内的茶水,&咕噜噜&涌进李老师喉内。可以说,这些茶水不知不觉中为中国的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发挥了自己重要的作用。教室陆陆续续有人走出,奔向厕所,开闸放水。李老师气定神闲,又把刚写完的一板面用板擦摸了个干净,从讲桌上重捡捏了根看起来顺手的一截粉笔,继续发挥它的作用。

    当时黄乾华、马婷菲是不是在认真听讲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坐在前面第三排靠左边的杨怡在认真听讲。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李辉老师曾表扬过叶晨晨。那时,他手里拿着几张写着作业的讲义稿,颜丽茹把改正过的作业分发回同学手中,他已打算开始讲解第一道题。在捡拾起一根粉笔后,他干瘪的娃娃脸上适当地化解出了一朵单纯的笑容,接着说:

    &你们班的叶晨晨还是不错的。&

    包括颜丽茹、杨怡在内的很多人——当然也包括我,向叶晨晨投去了羡慕的眼神。此刻,这些眼神真诚而由衷。

    李老师通过几道题检验他的门生,当他发现有可塑之才,我看到他表扬叶晨晨时,仿佛他是一个普通的、理性的父亲,而他的“女儿”叶晨晨,在这个世俗的社会得到至高的奖项,他发自肺腑地笑,很欣慰。

    在念大学期间,每一天闹钟响,把自己从床上拖起,洗漱。匆匆吃个包子油条,或者干脆不吃,飞奔进教室。见一个个不同脸面、不同身高、不同性别的老师,抽出一本本不同颜色、不同厚度、不同作者的书本,每天都得听这些老师如何扯,看这些书本如何编。

    李辉老师第一节课骂得很正确,我们不就是为了更好的就业才参加高考,选择一个专业,上大学,学习如何工作的么?

    从后来的成绩来看,马婷菲对高数这门课还是颇为重视,考了80几分。

    在大二下学期到大三上学期那段疯狂的日子里,我们缺席了很多堂课,唯独没有缺席过的,应该只有李辉老师的课,因为我们大二不上高数课。但是我敢说,即使这段期间我们有上高数课,我们也不会翘李辉老师的课。

    在我们一起疯狂玩过很多次之后,在学校,黄乾华还是独来独往。

    我无法理解他为什么宁愿一个人在食堂吃饭,一个人在图书馆看书,一个人走在校道上。有时候我一个人在食堂吃饭,看着周围结伴的人——同学、舍友、情侣,看着独自而行的人,我觉得奇怪,恰同一个摇滚歌手歌词唱的那样,&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独自一人并非就孤独,总是结伴共行的并非就内心充盈。话虽这么说,我还是不能理解黄乾华,我还是更愿意与大鞋、周杰他们一起共行,吃饭,到教室上课。校外,再与黄乾华、康复、马婷菲、育琳娜、路尚德、林业、吴伟中一道,在周末日夜颠倒,做出那么多超出我平庸想象力的,激情澎湃的事。

    现在,我就来讲我们在这一年的时间干了些什么。

    2010年6月4日,夏日的热浪已至,偶有凉风拂面,所有穿裙子的女生这时从背后欣赏,皆美妙至极。

    又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们八个人坐在明长城上啃冰棒。一眼望下,秦淮河畔的夜景比起明清时期可要黯淡无光许多了。

    &你们吃完没有,谁提议来这儿的?被蚊子叮好几个胞啦!&路尚德把吃完的一根冰棒木柄朝远处用力扔去。

    &里面还有好多呢!吃完再走嘛!&育琳娜指着一个蓝色的车载冰箱说。

    &林业,你吃饱了没?&路尚德看着正舔着一支冰淇淋的林业笑嘻嘻地说。

    &没有。不过只要看一眼你的猪头,我就饱了。&林业不紧不慢地回。

    &很嚣张嘛!赶紧吃完!来一圈怎么样?看谁猪头?&

    &猪头不是谁赢谁输就属于谁的,它只能是属于猪的。哈哈…&育琳娜笑道。

    &几天没收拾皮痒了是不是,这里夜黑人静,就你们俩女的,我们可是六个男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噢!&路尚德摇头晃脑大步走近育琳娜,边威胁道。

    &这样可就便宜她了。&黄乾华在已经被咬到只有半根的冰棒上残忍地又咬上一口,缓缓地说。

    &哈哈哈…对…哈哈…不能便宜了她。&路尚德退走回来,大笑道。

    &你们再这么欺负娜娜,别怪我们不客气。&马婷菲嘴上说的不客气,脸上却挂着笑容。

    &来吧!跑哪条线?&林业朝路尚德问道。

    &我们就在中华东门开始,到长乐路调头,再到中华西门。&

    &好。&

    &不如就现在从这里开始赌,更刺激。&育琳娜朝路尚德和林业说道,又看了看康复。

    &好。&林业说道。

    路尚德看了一眼林业,林业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赌什么?&林业问道。

    &不知道。&

    &我赌你那条裤子。&

    &好耶!&育琳娜拍手称快道。

    &好。我赢了我要育琳娜那条裤子。&路尚德说道。

    &deal!&林业说道。

    &deal你妹!你输了要是敢碰我,我剁了你的猪蹄!&育琳娜朝林业说道。

    &好,这样才是名副其实的咸猪手。&路尚德笑道。

    &那我喊三声,喊到一,你们就开始。&康复看了看路尚德,转向林业,喊道:&三…二…一!&

    &路尚德你鞋带掉啦!&就在康复喊&一&的时候,育琳娜朝路尚德喊道。

    路尚德动作连贯弹腿摆臂飞奔而去,没有被育琳娜骗到,他人在空中转回头,看着育琳娜的裤子脸上露出一丝坏笑,调转回头两腿先后落地,紧跟林业跑下城墙下。

    今天晚上,育琳娜开的是一辆粉色的宝马轿车,马婷菲还是开那辆保时捷跑车,康复开的是那辆换好顶窗和坐垫的奔驰轿跑,路尚德和林业开的是两辆哈雷,吴伟中是坐康复车来的,我和黄乾华是坐地铁来的。

    我们在中华门地铁站下车,比马婷菲早到了十多分钟。凭心而论,坐在马婷菲车后还不如坐在穆莉莉老师那辆破旧的的红色雪弗兰内舒坦,后座空间太狭小,黄乾华每次都狡猾地快速占领了副驾驶的位置。路尚德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钥匙,我们三人到中华门的时候,他们五人已经在明长城上舔着冰棒。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两辆哈雷嚣张跋扈载着俩顶军绿色的钢盔,从中华东门呼啸而出,汇入了车流。

    &呼呼…加油!加油!&我们把手中快吃完的,吃一半的冰棒朝他俩扔去。马婷菲和育琳娜激动地喊叫&加油。&

    康复从口袋拿起一包烟——一种曾经致使几位江苏官员倒台的烟,递了一根给黄乾华,接着说:

    &伟中,江城,你们俩要不要。&康复问着我和吴伟中,仅仅是礼貌地象征性问一下,经过一段时间,他知道我们是不抽烟的,所以他问着我们的时候已经为自己抽出了一根烟。

    &不要抽了,烟火引蚊子。&黄乾华说道。

    &那你还接过复的烟干嘛?&育琳娜说。

    &给你抽呀!&

    &你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听说——抽烟的人都阳痿呢!&育琳娜凑在马婷菲的耳朵咧嘴笑道。

    &这就是你不抽烟的原因么!&黄乾华对着育琳娜说道。

    &哈哈…琳娜,你怎么连我也骂,小心我和乾华组合起来对付你!哈哈…&康复说。

    这时一旁的吴伟中把冰箱里的最后一根冰棒啃完了。

    &我们要去再买些冰棒吗?边吃边聊,边等他们俩个。&吴伟中说道。

    &这个建议不错。&我说道。

    &不错你个头!不如…我们各自回家吧!让他们等会儿比完回来找不到我们。&育琳娜看了看大家,说。

    &这样你就可以穿着裤子回家了。&黄乾华说道。

    &哈哈…&大家一阵哄笑。

    &黄乾华同学,我们也来比一场怎么样?&育琳娜说道。

    &可以呀,就是不知道他俩谁愿意把车让我冒一下险。&黄乾华说道。

    &康复的车和我赛没意思,我让你,让你开菲菲的车,菲菲没意见吧?&育琳娜看了看马婷菲。

    &没问题。&马婷菲说道。

    &不,这样我胜之不武。我让你,我开你的车,或者开康复的车,你开马婷菲的车。&

    &让你你还不要?&

    &那好,好男今天也跟女斗一回。&黄乾华笑道。

    车流把五颜六色的灯光拉向远处,城下霓虹隐隐星闪,城上康复和吴伟中脸上偷偷含笑。我不明所以,尾随众人走下这座重新被后人砌筑而起的承载着厚重历史古城墙。

    &我看你不常开车,你要不要先熟悉熟悉车。&育琳娜笑道。

    &好。&

    黄乾华从马婷菲手里接过车钥匙,拉开了车门,人正要弯腰入内,远处从来&砰…砰砰砰…砰…砰…砰…&的声音。

    我们伫立瞭望这两辆脾气暴躁的家伙汹汹来势,首先,我们看到的是一张大脸,由此判断乃路尚德无疑。三米开外的是右眼下有颗黑痣的林业,夜色弥蒙,看不到他那颗痣。

    两辆哈雷先后停在我们眼前。路尚德有两把刷子,想必一路领先。林业掀起头盔,跨下车,摘离墨镜,喊道:

    &育琳娜在哪里?&

    育琳娜缓过神来,挤开黄乾华,&啪&的一声关上门躲了进去。

    &钥匙呢?&林业问道。

    大家乐呵呵地看向黄乾华。

    &被她抢走了。&

    黄乾华话刚说完,育琳娜发动了车,发动机&嗡嗡&作响,仿佛宝剑出鞘前的英伟发声,两辆脾气暴躁的哈雷低头垂耳,一声也不敢吭。

    接来发生的,略为遗憾,&宝马&遇到憨主,这辆价值不菲的保时捷撞向了停在左前方十米开外的粉色宝马,也就是育琳娜自己的那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为什么育琳娜美其名让黄乾华的原因,大概就是她没办法驾驶性能这么出色的跑车,她一定料想黄乾华开起这种车来也会畏手畏脚。

    车撞坏了还可以修,修不好可以再买。人撞坏了,可以修尚好,修不好的话可就阿弥托福咯。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