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蒂 作者:俗釖

      8

    所幸,缝了十多针,刘海能遮掩住额头,育琳娜美丽依旧。

    育琳娜撞破了头,医院的机器得出的结论是,她只是撞破头而已,医生说缝合伤口之后就可以回家。

    万幸。

    育琳娜她爸妈从常州赶到人民医院的时候,我和黄乾华知道她应该没有大碍,就先回了学校。

    隔天,育琳娜说她爸爸没把医生的话听进耳朵,坚持要育琳娜在医院恢复一些日子,顺便观察,以防万一。于是,育琳娜在医院无可奈何地多呆了两星期。至于她那条裤子,大家友好地自觉不再提起。

    育琳娜只好呆在医院憋屈。

    我们七人一起去看望育琳娜的时候,我问黄乾华我们俩需不需要顺带篮水果以聊表心意,黄乾华说不必来这套。

    虽然育琳娜身体检查完后没有其它方面的问题,但是既然人来了,况且康复、路尚德和马婷菲都买了水果,来了&这套&,我觉得这种方式表达关心有必要。不过,既然黄乾华觉得没必要,如果我以自己的名义也买篮水果、送束花就不大妥当了。所以就什么也没买。

    进了病房,只见一位中年女士坐在育琳娜床旁,不用说,这是她妈。

    &阿姨好!&我们一齐向育琳娜妈妈问好。

    马婷菲把三篮水果堆放在桌旁。

    &我向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二姨。&育琳娜拉着这位面容端庄的女士,接着说:

    &和我妈妈像吧!&

    &像!像!&我们齐道。

    &你们见过我妈妈吗?跟着别人说像!&育琳娜盯着我和黄乾华说。

    “你这么漂亮,你外婆肯定也很漂亮,你外婆漂亮,你妈妈和你阿姨肯定也很漂亮,漂亮的人都有一些像。”路尚德嘻嘻地说。

    “有道理!哈哈哈。。。”大家笑道。

    &你早就料到我开不好菲菲的车所以才把菲菲的车让给我是不是,好狠毒呀。&育琳娜看着黄乾华轻描淡写地说,语气包含了一丝责怪。

    &车是任你选的。&路尚德说。

    &怪我喽。&

    &是啊,就是怪你自己呀!哈哈。&路尚德笑道。

    &菲菲,把他给我拖出去斩了!&

    大家都笑了,似乎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育琳娜的二姨却面无喜色,内心仿佛有一份担心。

    &还好,等伤口完全愈合再到医院处理一下,依旧娇美迷人。”康复说。

    育琳娜的爸妈早晨又赶回常州,只有她二姨留在医院照顾育琳娜。实际上育琳娜缝了针之后活动自如,完全可以回学校;可是人身处医院,自觉有点病患,不知为何便懒得动弹,更愿意躺在床上。

    &育琳娜坚持要送我们出来,被二姨一个眼神钉回了床上。

    &二姨!我这就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乖乖的,你忘记昨晚你爸爸的叮嘱啦!&

    &没事!以后我们常来!&路尚德笑道。

    &那你们慢走啊!&育琳娜轻声说道。彼时她那斯文样子令我仿佛回到第一次见到她的夜晚。

    &我替娜娜送你们。&已经把一个梨削到一半的二姨放下手中的水果刀和梨,抽起一张面巾纸,边擦拭手边说道。

    我们从人民医院门口出来,人人心中欢喜,庆幸育琳娜没有出事,就是可怜那两辆无辜的豪车。

    路口,阳光灿烂。携带粗糙音响站在街头一旁卖唱的歌手,声线高亢,振动共鸣,嗷叫起烂大街的《死了都要爱》。调子迂回曲折,其星途注定坎坷惨淡。

    我们七个人站在停车场口,商量到哪吃午饭。

    “阿德,先把车开出来吧!&康复说道。

    “好。”

    &先说好去哪吃,不然等会儿各自上了车,不好商量。&马婷菲说道。

    &吃个饭而已,随便!&林业说道。

    &就近原则吧,十一点多了!&我说道。

    &不如就到医院的食堂吃怎么样!&黄乾华看了看大家,说。

    &好提议,没准医院的饭营养搭配合理,还有益身体健康。&路尚德说。

    &算了吧,要是吃了医院的饭害得我以后生不了病,这人生,可就太无聊了。&吴伟中左脚单支撑着,右脚向后勾起踏在墙上,眼神恍惚。

    &得病有什么好的!&马婷菲说道。

    &我看得神经病就挺好的!哈哈…&路尚德笑道。

    &神经病。其实每个人都有点神经病,神经方面的病,只是你不知道,或者是你知道不愿承认。&吴伟中说道。

    &我觉得我就有点。哈哈…&林业笑道。

    &你们知道随家仓医院吗?&我说道。

    &就是你经常去的那家吗?&马婷菲正经地问黄乾华。

    黄乾华呆愣了一瞬,大家一起笑了起来,黄乾华摇摇头微微一笑,接着说道:

    &既然每个人都有点神经病,那么我们理应到里面治疗治疗。&

    &你最应该去。&林业看着黄乾华说道。

    &进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康复说道,两个鼻孔溢漫两股烟雾。

    &进去容易又怎样,谁他妈想进去啊!&林业说道。

    &我想进去。&吴伟中说道。

    &那我们就帮你进去。&路尚德笑道,接着转头低望马婷菲水粉色的长裙,吐出一口烟雾,正经地说道:

    &如果我现在把你的裙子脱下来,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抓到随家仓医院?&

    &哈哈哈…我觉得不会,你可以试试!&林业笑着,说。

    马婷菲看了看康复,希望他能帮自己。康复眼见马婷菲面显难色,说:

    &他如果敢脱下你的裙子,这辈子你就死赖着他,唯他不嫁。&

    &嘿嘿…马婷菲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毕竟也不是庸脂俗粉,阿德你就脱了她吧!哈哈哈…&林业手捧肚子,笑弯了腰。

    &路尚德你…等娜娜出来,我一定叫她好好收拾你。&马婷菲说道。

    育琳娜住院,马婷菲孤掌难鸣,只有生气哼声的份。不过好在我们这位马婷菲小姐和育琳娜小姐都教养极好,个人修养也好,再怎么被欺负都不会吐出半个脏字。

    如果有人说我们已玩得疯狂入魔,我不否认。在那将近一年的时间内,我们赌得很大,赌出的承诺必定兑现。这也是为什么当林业赛输路尚德时,育琳娜会吓成那样的原因。

    &猜车牌号怎么样?&马婷菲说。

    一辆悍马驶过钉在水泥地上的减速条,抖了个激灵,停在路尚德那辆福特野马旁的空车位上。

    &怎么猜?&林业问。

    &猜开进来的车车牌号尾数奇偶。&马婷菲说。

    &姐姐,我们可不可以先吃饭,边吃边聊,早上到现在还没吃呢!&林业说。

    &就你早上没吃,我早上也没吃。&马婷菲说。

    &你哪天早上吃了。&康复笑道,接着喊路尚德:

    &先找地方填肚子。&

    &遵命。&路尚德说。

    &今天带你们吃顿好的,想去哪吃?我请客。&林业说。

    &到金民韩国料理吃。&吴伟中说。

    &你请。&马婷菲说。

    “我请。”

    &在南京开料理店如果是日本名字的话实在比较危险,取韩国料理这样的店面是明智之举。&康复说。

    &那就这家吧,饿死洒家了。&路尚德说。

    &走吧,阿德都饿傻了。&马婷菲笑道。

    把车停在停车场,我们在吴伟中的带领下向“金民料理”走去。刚踏进“金民料理”,站门口穿一身韩服的迎宾小姐竟然朝吴伟中打了声招呼。进了门,笑脸迎来的经理领我们到了包厢。

    “小吴,这些都是你同学啊!”

    “对。带他们来光顾一下生意。”

    “你得到厨房跟师傅讲一下,让他多加点料。哈哈哈。。。”

    “我等会再过去打声招呼。”

    料理店除了韩式料理,菜谱上还是有不少中式菜,松鼠桂鱼、扬州炒饭、糖醋排骨什么的菜谱皆有。每个人都点了一些菜。黄乾华点了一条红烧石斑鱼。经理带着菜单和点餐机走后,康复问吴伟中:

    “上次你说在兼职,已经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吧!”

    “一个月零两天。我没有每天都过来,工资算不到一个月。”

    “你在这做什么?当服务员?”马婷菲问。

    “后厨洗碗。还有一个阿姨,我有空就提前跟经理说,他安排。”

    “我们今天会不会把你的工资都吃光了。哈……哈……”

    “能请马小姐吃饭,也是我的荣幸呀!学校很多男生想请你吃饭还请不到呢!”

    “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伟中,厨房里有薄荷吗?”黄乾华问。

    “有,都是垫盘子用的。”

    “干净吗?”

    “干净。”

    “要薄荷干嘛?”马婷菲问。

    “估计是要做薄荷糖吧!哈哈哈……。”路尚德笑道。

    “你去拿一些过来。”

    吴伟中进厨房拿了薄荷糖,跟里面内厨的师傅打了声招呼,厨师长还送了盘秘制酱猪肘。

    菜都上满了后,大家看着黄乾华夹石斑鱼入口吃后,又放进薄荷叶嚼了起来。

    ”你们可以试试。不错。”

    “你自己试吧!我觉得这样吃就挺好。”说完马婷菲夹了一块鱼头部的蒜瓣肉。

    “我来试试。”康复吃完鱼肉,也放进两片薄荷叶嚼起来。

    “你再夹一块鱼肉吃看看。”吴伟中说。

    康复又夹了一块鱼肉入嘴,微眯起眼品尝。

    “和刚才没有吃薄荷叶差别在哪里?”吴伟中说。

    “多了一丝凉气。”康复刚说完又接了一句:“鱼肉还想再夹一片吃。”

    大家“哈……哈……哈……”笑了起来。

    “我来吃看看”路尚德也一口鱼肉一口薄荷叶吃起来。林业也试吃跟着吃。我看男生都吃了,也笑着尝了一下。感觉差别不大,可能是吃不惯吧!

    “这是东南亚那边吃石斑的习惯。”黄乾华说。

    “噢……”大家这才明白了过来。

    可能是比较晚吃午饭的缘故,桌上十几盘大菜被我们几个人收拾得所剩无几。&操,菜都没洗干净!&路尚德怒目圆睁,伸长食指指向林业面前桌上两棵小油菜,臀部随食指牵引弹开椅子,大家目光也随他食指指向聚焦向那盘吃剩的小油菜。拿着一双筷子的林业不明所以,呆看着他。不曾想,路尚德手势陡转,顺手抄走了小油菜旁的仅剩的一块酱猪肘,扔进嘴里,美美地享受着。

    &阿德,够阴险的啊!&林业丢下筷子,甚为无奈。

    &嗯嗯…嗯…好吃…好吃…应该再叫…不过不能再来了。哈哈哈…嗝——”

    大家哈哈齐笑,此时个个肠累肚饱,笑得力不从心。

    &你们星期三有没有课?&路尚德问。

    &我得看一下。&马婷菲拿出手机,登陆学校手机客户端。

    &我有课。&康复说。

    &我不知道,马婷菲,你登我的账号帮我看一下。&吴伟中说。

    &我们有没有课?&我转头问黄乾华。

    &马婷菲,帮我们也查一下。&黄乾华笑道。

    &你们好无聊呀,都没带手机吗?&马婷菲语气不满地说,瞪了黄乾华一眼。

    &有课的同志们,请假!老师教育我们,有事就请假!&路尚德说。

    &我不能请假。&康复说。

    &没关系,我们会玩到隔天,下午上完课,晚上记得来我叔叔的福鼎山庄。&

    我和黄乾华是晚上才到路尚德他叔叔那个山庄。除了路尚德和林业,我们都是那天晚上才到。我们到的时候,整个山庄已经很冷清了。

    我们五个人坐在一辆由一位连坐都坐得很笔直的保安开着的观览车上。康复看着这位保安的前方,黄乾华眼神跟着望去,这时我们都默契地发现这位保安的右手除了拇指和食指不见其它三根其它手指。马上,大家又默契地把眼神转移开,就当什么也没发现一样。我们穿过一片竹林,一片芒果林,一片竹林和芒果林混种的树林,来到一栋欧式的建筑前。

    &操,仿意大利巴洛克建筑,仿得实在不赖!&黄乾华第一个跳下车,感叹道。

    &什么仿不仿的,这就是。&马婷菲鄙视道。

    &典型中国人的嘴脸。&黄乾华说。

    &就你长外国脸。&马婷菲回道。

    大家笑过,下了车。开车的保安向我们示意一下,打了个大圈调头将车开走了。

    我们假装很懂建筑一样在这栋占地有五百平米的建筑驻足了十多分钟,然后走到门口敲门。

    门没有人开,也没有锁。我们刚开进门,就吓了一大跳。

    迎面扑来的,首先是酒精夹杂着各种各样的气味——令人作呕。接着,映入眼帘的是十多具尸体横七竖躺在大厅的各个角落,林业和个面庭饱满的女生抱在一起的躺在沙发,三具既是坐又是躺,赖在梯子上。细看了半天,才发现路尚德。只见他半张老脸堆贴在地毯,一只脚架在茶桌上,布袋小和尚自由自在钟摆。

    一眼望下,仔细一数,六男,六女,共有十二人。个个呼吸沉重,各别鼾声大作,回响不绝于耳,显然都睡死过去了,场面尤为壮观,就是周身伴随的气味颇为扫兴。

    马婷菲不知道是害羞见不了这么大的场面,还是受不了浓重的气味,跑到了外面。我偷看他们三人,俩人已点上了烟,三人都细细打量着每一具躯体,仿若无人,好似品味一幅绝佳的画作。

    我不禁暗想,我们难道来扫地吗?他们已经吃饱喝足,我们刚上完课,脑子没进水的话应该找点东西吃。

    还好,不用找,在桌上的堆堆垃圾里面还有几个完好的牛肉三明治,三个还没才拆开的披萨。我找到厨房,把它们加了热。

    把吃的加热好后,裹着加热袋直接提到屋外。此时夜幕低垂,门前的一排太阳能路灯已经亮起。

    &我先吃为敬!&黄乾华说罢咬了一口三明治。

    马婷菲低眉浅笑,轻轻咬下了一口披萨。

    &不要吃太饱,还有下一轮呢!&康复说。

    &好像想吃饱也不太可能吧。&我笑道。

    正当我们吃着时,里面传来路尚德的叫喝声:

    &国!民!党!打!过!来!啦!

    国民党打回南京城啦!快他妈起来啊!&

    我们四人赶紧跑进门去,只见数十块肉团从地上萎靡不振地站起,有几具却仍一动不动。

    这些肉团上的小肉团跌宕摇晃,站在沙发上的赤条条的路尚德手里拿着一瓶剩有半瓶酒的百威&咕噜&一口灌进了半瓶,扬起空酒瓶指挥有序。马婷菲边笑边小口吃着披萨,此时育琳娜要是在场,她一定也是站在我们四人之中的。

    突然,在纷乱奔走拖衣拾裤向楼上跑去的人群出现了两个我们熟悉的面孔,我望向黄乾华表现我的惊讶,他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没有变化,也没有把视线从裸露的人群中抽离出来。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