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最后的坚守

汉世祖 作者:芈黍离

第135章 最后的坚守

      汉军北撤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便飘过大江,传至金陵,唐主李璟闻讯之初,自病榻上惊坐而起,不过这回是惊喜。向报告的信使一连确认了几遍,当得知汉帝銮驾并东京禁军,押送着战获及贡偿,浩浩荡荡,沿运河北上,李璟是彻底松了口气。
    立刻降诏,让南唐朝廷,将最后一批茗茶、粮食装船,运往江北。然后,李璟发现自己病症似乎减轻了,也不提迁都,也不提退位了。
    其后,解了韩熙载的禁,升其为文理院大学士、户部尚书、同平章事。又将败军之将陈觉,单独拎出来,批判问罪,斩首于宫门。又将枢密副使李征古、谏议大夫魏岑,一并贬斥,最重要的,是楚国公宋齐丘,被罢了所有职,押往九华山“休养”
    北汉南征,结果南唐大败亏输,痛失半壁江山,屈辱求和,这样的结果,对于李璟还是有极大的触动的。李璟这番动作,是痛定思痛后的决定,不想再使南北党争,将朝廷闹得乌烟瘴气,以致败国。
    陈觉处死,李征古、魏岑遭贬,宋齐丘移居,可以说南唐朝廷盛极一时的“宋党”彻底倒了。而李璟也有意地,想要重用江北士人,提拔良臣贤将,除了韩熙载之外,刘仁赡、林仁肇等寥寥几名将才,也俱有赏拔。
    不过,曾经作为宋党中的中坚力量,甚至可以独树一帜的人物,冯延巳,却在此次政治风波中保全了下来。官职无所削减,爵禄反增,并且其弟冯延鲁,被李璟升为金陵府尹。
    作为一个君主,搞平衡,是一个基本技能。从李璟的调整动作就可看出,他是真幡然悔悟,欲重振国力。但,事到如今,不亦晚乎?
    更重要的,党争之祸虽然暂时消除,但储位之争,又再度爆发了。那燕王李弘冀,在此次国变之中,野心可彻底膨胀起来了。
    ......
    在南唐朝堂之间,发生巨变的同时,刘承祐銮驾已然北渡入淮,转到向西。随驾的,只有铁骑、龙栖、小底三军。
    这一路走来,也是在视察州县情况。战争结束不久,虽不至于满目疮痍,但城镇村墅之间,也是萧索一片。运河之上,除了公船军舟之外,更上行船。
    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的是,人心虽然不稳,秩序正在慢慢恢复。虽然换了统治者,在这春耕时节,乡野黎庶们,已然在插秧稼苗了,不管天塌不塌得下来,饭总归要吃的。
    泗州,盱眙。
    整个淮南都被唐廷献给北汉了,但盱眙城仍旧坚守着,城头之上,高高竖起的,仍是唐旗。城外,汉军仅立一寨,盯防着这座被郭廷渭“窃据”的城池。
    郭廷渭有其将才,但在郭荣复还,调动兵马,凭着更多军力,更精锐的士卒,更多的资源,也被牢牢地封锁在城中。
    原本,泗州水师是郭廷渭手中一张大牌,但在向训奉命,率领靖江军主力东来支援后,很快便失了效用。水陆夹击,将盱眙水寨顺利攻破。
    郭廷渭也是个十分有胆略,行事果断的人,察觉到势危,直接将水卒全部撤入城中,并将水寨及战船了焚毁,以阻汉军。
    其后,便加固城防,做足了一副困守孤城,死守盱眙的姿态。并且,郭廷渭及时地,将城中两万余百姓口粮物资搜刮殆尽,留其精壮,其后将剩下的人尽数赶出城池,将盱眙彻底打造成一座军事堡垒。
    对于郭廷渭的做法,就是郭荣,也不禁感慨,对其多了不少欣赏之意。他下令,将那些被驱赶出城的盱眙士民,送往北边的临淮暂作安置。
    就这般,足足一个月的时间,郭荣与郭廷渭,两个郭姓人之间的攻防博弈,围绕着盱眙城展开。连上强攻,也算是手段齐出,不过都被郭廷渭牢牢地守住了。
    但是,大势难逆,郭廷渭一个人的坚持,在两国议和,唐廷臣服的消息北传之后,也都没了意义。盱眙城中人心涣散,军心动荡,可算是一支遗弃之军,若不是是郭廷渭颇具威望,早就溃亡了。
    盱眙城头,郭廷渭面无表情,照常巡察于防备,能够明显感觉到士气之衰弱,遥望城外,汉军营垒仍旧是那般严整。
    “使君!”
    “使君!”
    所遇之会下军校,都向郭廷渭行着礼。终于,还是有一名军官,向郭廷渭问道:“使君,朝廷都与汉军求和休战了,我等何必苦苦坚守?若是激怒了汉军,城池堕毁,将士们也要陪葬啊!”
    若是早些时候,有麾下这般向郭廷渭进言,他必会以动摇军心,将之处死。但如今,却已没有必要了。
    城外的汉军,已有好些时日没有异动了,郭廷渭干脆招呼着附近的军士,绕着自己坐成一圈,说道:“你们都是这等想法?”
    另外一名指挥使,直接道:“使君,北汉南征以来,我们尽心抵抗,奋力厮杀,濠、泗儿郎,死伤颇多。坚守城池,宁死不降,对朝廷,也算尽其忠诚了。而今,两国都和议了,何必再苦苦支撑。而今之计,除却投降,别无出路啊!”
    见状,郭廷渭苦笑了一阵,说道:“尔等所率,我又如何不知?只是......”
    面色间闪过一抹犹豫,郭廷渭说道:“罢了,事到如今,我又岂会带领将士们蹈死地。城外汉军,许久未曾攻城,尔等可知为何?那郭荣也在等我们卸甲投诚了!”
    “那使君?”麾下急问。
    “你们说,投降北汉一淮东经略使好,还是直接向北汉天子投降好?”郭廷渭只是淡淡道。
    此言落,若有所得。
    而在城外汉营,汉军的将校们,也多有不解。似武行德,一直想着戴罪立功,结果却只在盱眙汉营中混了一个月。急匆匆地,奔至帅帐,寻到郭荣,却见到他正与向训那儿悠哉游哉地,品茗弈棋。
    “郭使君与向都将好雅兴!”武行德说道。
    “武公请坐!”郭荣说道:“来人,上茶!”
    “使君!”武行德显然没那个兴致,直接亮明来意:“而今淮南诸州,尽成汉土,唯有此城,为这些唐军余孽占据,传出去,有伤我军威名啊。
    盱眙城中,已是人心涣散,只要再攻他一攻,定能破城。龙舟已入淮,陛下将至,届时如何向陛下交代?”
    “武公莫急!”郭荣态度平和,说道:“待陛下驾临,盱眙也就破了。大局如此,能全城而下,轻取城池,自是最好,何必再耗费我军士卒性命,作那意气之争。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武行德有些发愣,看着郭荣:“郭使君何以如此笃定?”
    郭荣没有解释,同向训相视一笑,朝武行德说道:“武公若实在难耐,可去准备迎驾事宜!”
    见状,武行德没有多少犹豫,当即就应下了。此公而今所想的,就是尽量在天子那边留个好印象,以消此前败绩之过。殊不知,刘承祐那边,并无苛责他的意思。
    至于郭荣这边,如此淡定,却是前番收到了郭廷渭的一封信。信上说,非他不愿降,只是其家小尽在江南,恐降于江北,家人受害于江南。
    同此前唐将徐象等人,差不多的考虑。对此,郭荣报与刘承祐,答复只有一句话:已悉,待驾解决。
    而盱眙这边,二郭之间,似乎也保持着一种默契。

第135章 最后的坚守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