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天子的态度

汉世祖 作者:芈黍离

第165章 天子的态度

      已然入夏,谷稼茁长,万物茂郁,赖天公作美,江河给面,开年以来,大汉朝没有什么灾害发生。也就是在四月初一这天,发生了日食,引起了一阵波澜,仿佛与河东的风云变幻,相互映衬一般。
    天气逐渐炎热,汉宫之中的后妃、宫娥们,衣裳日渐单薄,姣好的身材展露出来,继续诱惑着汉家天子。
    崇政殿内,刘承祐照常坐位理政。大抵是身上污垢未清理干净,气候一暖,瘙痒难耐,刘承祐拿着柄细长如意,探入衣领,慢慢地挠着。
    “安排一下,今夜朕要泡汤浴,让符惠妃侍寝!”刘承祐朝张德钧吩咐着。
    “是!”
    摊开在刘承祐面前的,是刘崇那张还未及向东京上呈的请封奏绢,连同河东的各方奏报,一齐呈于刘承祐案头。前一步还想着列土封疆,后一步已为阶下之囚,思之也颇为讽刺。
    对于刘崇,如论亲情,刘承祐可以毫不违心地说,没有。且,了解刘崇在河东的那些不轨动作之后,更生厌恶,杀心都有,比起当初的刘信,更重。
    但是,就如李少游所猜测的一般,河东情势,虽生波澜,但终究在掌控之中,没有酿成大乱。将刘崇之罪,明诏天下,昭示其罪,令其伏法,刘承祐有这个念头,但也仅此而已。
    他要考虑舆情非议,考虑人心稳定,更要考虑整体的削藩大局。于当今大汉天下而言,河东仍为第一强藩,这边若是顺当地处置下来,那么也有力于接下来的铺开,安抚一些剩下那些旧臣老藩的心。
    秉国之初,刘承祐忙着稳固帝位,收拢军权,虽有安抚民心之善政举措,但对于人心、民意什么的,实则并没有过于看重。
    然随着天下逐渐化乱归治,在这个过程中,不自觉地,刘承祐也真正地考虑、在意起来了。如欲治世平天下,必须收拾人心,这刘承祐早早地就意识到的。
    虽然,到此刻为止,刘承祐仍旧没有考虑好如何处置刘崇,但从其后续所发之诏,避“叛乱”而不谈就可知,纵使心中深恨,也绝不会明告于天下,即便很多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陛下,武德副使王景崇求见!”
    “宣!”刘承祐回过神,将如意搁于案上。
    “陛下,北边来报,寿阳公已押送于刘崇一家,南返东京,已过泽州!”王景崇见礼后,向刘承祐禀道:“另,刘崇在外州任职诸子,臣已下令,悉数控制住,由司吏解送开封听候发落。巨鹿郡王府,已经彻底监控起来了,刘承赟在府中,坐立不安,惶惶不可终日!想必其定是,闻河东事变,做贼心虚......”
    “谁让你擅作主张,拘押太原王诸子的!”闻之,刘承祐却怒了,拍案斥道。
    王景崇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跪下:“臣,臣只是以为......”
    “以为什么?”刘承祐说道:“是不是见李少游在河东立了大功,坐不住了?”
    “你是怕河东之事,不够大,替朕将之哄传天下,让臣民议论纷纷吗?”刘承祐冷冷地盯着王景崇。
    刘崇生了十几个儿子,除了几个年幼的,长成的基本都在各地为官。见天子发怒了,王景崇暗骂自己失了心志,赶忙道:“臣立刻下令,将之都放了!”
    “抓都抓了,再放之,自打其脸吗?”刘承祐说道,考虑几许,抬指道:“都带回东京吧!记住,是护送,不是羁押!”
    “是!”
    “这个王景崇,行事都越来越擅断放肆了,朕都还没有决议,他便敢将太原王诸子当罪人拘押,来向朕邀宠?”待其退下后,刘承祐偏头看着张德钧。
    张德钧埋头,有些不敢接话。
    “妄揣上意,其心可诛!”一句话,更是说得张德钧战战兢兢。
    “看来,皇城司,也当提上日程了......”悠悠然地,说了句,冲张德钧道:“朕若是让你,替朕做鹰犬爪牙,可愿意?”
    迎着天子那深邃至让人心寒的目光,张德钧赶忙应道:“小的本为官家奴仆走狗!”
    “呵。”刘承祐淡淡一笑,并未再多说什么。
    未几,一名内侍又来报,说巨鹿郡王刘承赟求见。
    刘承赟是刘崇的长子,高祖刘知远收为养子,立国之后,也算厚待,当初,宗室之中,权柄地位,仅次于刘崇与刘信。
    乾祐二年刘承祐北上冬巡,受“杨邠案”的影响,被刘承祐解职还静,其后一直待在开封,担着宗正的差事,奉敬宗庙,管理皇室事务。
    刘承赟不是个有野心的人,为人宽厚谦下,少主见,不算聪明,但知趣。
    “赟哥,坐!”殿中,刘承祐态度和蔼,打量着他。神情疲惫,面容憔悴,眉宇之间尽是愁绪。
    闻声,刘承赟却是直接跪倒了,语带哭腔:“臣,请陛下降罪!”
    “这是何故?”刘承祐眉毛微挑,立刻道:“张德钧,快将郡王扶起了!”
    刘承赟却固执不起,以头磕地,动情道:“陛下,家父一时糊涂,为鬼魅迷了心智,乃有不轨举动,罪孽深重。臣斗胆,请陛下念其年迈昏弱,看在叔侄情分上,饶他一命,让他安享晚年!臣请,代父受罪!”
    “砰砰”几声,刘承祐注意到他额头磕出的血印,刘承祐神情一凝,道:“赟哥,你要记住,你是先帝皇考之子!”
    “但太原王,终是臣生生之父啊!”刘承赟已是涕泗横流。
    说实话,对于刘承赟这番请求,或者说哀求,刘承祐心里不怎么高兴。起身,步至其面前,平淡地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流言蜚语,皇叔又何罪了?”
    刘承赟闻问微讷,仰头,抹了把泪,愣愣地望着面色平静的皇帝,声音小了些,道:“朝野之间,多有传闻......”
    见状,刘承祐手即一抬,命人唤来学士李昉,吩咐着:“立刻去广政殿,让冯道他们,给朕告诫百官,安分当职办差,严禁风闻乱议,违者重惩!”
    “是!”
    吩咐完,刘承祐吁了一口气,亲自将刘承赟扶起,叹道:“赟哥,我知道你忠孝厚道,但就是性子软,别无主见,不可人云亦云啊!不管怎么样,皇叔是我嫡亲叔叔。你也是,家人之间,何以作此姿态,传出去,徒惹人非议!”
    听皇帝这番善言,刘承赟情绪稳定了些,拱手说:“臣孟浪失仪,请陛下降责!”
    “罢了!”摆摆手,刘承祐指着他额头:“清理一下伤口,回府休养吧,一切,待皇叔到东京后再说!”
    刘承赟退下后,刘承祐踱起了步子,微微摇头,嗤笑。
    “官家,太后差人问,政务是否繁忙,可有空去慈明殿一趟!”思虑之间,张德钧禀报。
    “走吧!”太后相召,刘承祐怎能不应,当即吩咐摆驾,嘴里说道:“连太后都惊动了,可想而知,朝野之间,是怎样一番议潮!”
    逾两日,刘承祐得知,李少游一行,已入郑州境内,着急了冯道等重臣,以一种盖棺定论的语气,说道:“太原王镇守河东多年,自觉年迈不堪,请求归养,已携家人南下,车船已过郑州!”
    看着冯道,刘承祐吩咐:“冯卿,你就代朕,去迎一迎吧!”
    皇帝此言,机敏的宰臣们,都听出了话外之意,冯道起身,恭敬地应道:“是!”
    “另外,你们再议一议,河东军政、刑名、钱粮、监察之事!龙兴之地,帝业之基,要好生改制,勿生纰漏......”

第165章 天子的态度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