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故事走一波

有才就是为所欲为 作者:御公子ii

第二十章,故事走一波

      “哟西。这下下期视频有素材了。”一个浑身都裹着厚衣服的男子按下了视频的暂停键,美滋滋的看着自己手机里的视频。
    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很奇怪,现在天气辣么热,穿这么多真的不怕悟出痱子吗?
    虽然心在跳,情在烧,汗水潺潺浸湿衣衫,但他却丝毫不理会,买好的维他柠檬茶也不喝了,拿着手机转身就走。
    不穿厚点被认出来了怎么办?
    伪装就要全套,光是带个帽子什么的简直就不是硬核伪装。
    张意挥一挥衣袖,作别了巴萨罗那的菲德尔,回到了酒店,第二天回了常乐。
    看了看手机,周瑜铭已经给自己发了十多条短信了,但是却一个来电都没有,估计是知道自己不喜欢接电话吧。
    张意拿着手机想了想,还是不回了吧,省的事儿多。
    周瑜铭是香海市长的儿子,人称香海接待办主任,但是却并不是什么在编人员。
    而是因为每天都有全球各地的人来找他玩,他也负责带这些有钱有势的朋友玩,所以才被称为香海接待办主任的。
    而张意和他并不是很熟,只是张意的老爹和他老爹很熟,所以他出于自身或者其他的目的,也乐于和张意接触。
    不过张意并不是很喜欢他,他私生活太糜烂了。
    和他玩有伪道心。
    休息的这一天,张意联系了自己的师傅梁明康,去公司办公室帮他做了做考勤表什么的。
    晚上回到家里,早早就休息了,第二天还要上班。
    这次飞的是汶州,一个张意飞的还是4号翼上出口的位置。
    “先生,欢迎您选乘阳鸟航空航班,您现在所座的位置是飞机翼上紧急出口的位置,正常情况下请不要触碰上面的白色盖板,同时也请监督不要让其他人触碰....”
    张意:Σっ°Д°;)っ!!!
    张意都还没介绍完,这个男乘客就直接将手摸上去了!张意赶忙抓住了他的手。
    “你干嘛?”
    这个男乘客吼道。
    “先生,在正常情况下揭下盖板,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张意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道。
    “能有什么法律责任?不就一破盖板吗?”男乘客脸上一副我不信的样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19条规定:破坏交通工具,造成严重后果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而因过失损坏交通工具的客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张意紧紧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念了出来。
    而这个男乘客嘴上说着:“你就可劲忽悠我吧。”但是眼神却也开始躲闪了,似乎被张意说的吓到了。
    但是张意并不是吓他,真是事实,要是打开了舱门,10w起赔,同时延误费用什么的都得这个开了门的乘客掏。
    能不能倾家荡产就在此一举了!
    最终这个乘客还是接受了,然后安安分分的坐在这里,听张意介绍完。
    飞机也有条不紊的飞到了汶州去了。
    晚上一套组一起吃饭,吃着吃着,几个姐就讲起了鬼故事。
    “我和你们说,以前在xx航空有一个航班,回程的时候一个乘客都没有,所有的乘务员都在前面头等舱聊天,但是这时候,客舱里的呼唤铃突然响了,一个乘务员傻乎乎的准备出去看看,但是另外一个乘务员赶紧拉出了她。”
    “客舱里一个人都没有,你出去干嘛?”
    “那个乘务员顿时也醒悟过来了,几个人坐在一起不敢过去。”
    “但是恰好一个外籍机长出来上厕所,看到呼唤铃亮了没人去复位,就问:怎么呼唤铃亮了都没有人去看?”
    “客舱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啊?我们都不敢去。”一个乘务员战战兢兢的回答。
    外籍机长笑了笑,道:“哪有那么多事情?我去看看!”
    “没一会儿,所有乘务员就听到客舱里响起了那个机长的尖叫声,然后半晌没有什么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这个外籍机长脸色发青的回来了,对乘务员们说:我看到有一个孕妇躺在地上,叫我救救她。”
    “说完,这个外籍机长就扶着墙壁回驾驶舱,留下一群瑟瑟发抖的乘务员,然后第二天,这个外籍机长辞职回国侍奉天主教去了。”
    这个姐讲完故事,众人都吓了一跳,但是众人吓完之后又更带劲了,一个一个的把自己觉得最恐怖的鬼故事都讲了一遍,听的张意索然无味。
    鬼吗?东山道门就是专门治鬼,而自己身为东山道门的嫡长子.....
    唉,双手沾满鬼腥啊!张意45度仰望星空。
    吃完饭,众人回到了酒店里。张意和同一个师傅带图来的师兄王楠住在滨河酒店,625。
    一进门张意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刚刚放东西换衣服的时候一切都正常。
    但是现在到了晚上,张意却觉得房间里挂着的油画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张意靠近了这一副油画,发现上面的人眼神异常明亮,整个人物显得格外的真实。
    似乎在张意瞧它的时候,它也在瞧着张意。
    张意伸出了右手,轻轻的咬了一口拇指,然后用大拇指沾着血在左手手心写着一道符,然后一把贴在了这一副画上面。
    “嗤嗤嗤嗤...”
    一阵热油躺猪皮的声音从接触的位置传了出来,然后袅袅青烟在也从张意手掌接触的地方飘散在了空中。
    不一会,声音断绝,青烟绝迹。
    当张意松开手的时候,发现这一副油画已经恢复了正常,而画中的人物也重新变为了略微无神的状态。
    这一副画里不是鬼,只是一些怨气罢了。
    怨气无处可呆,白天呆在地上,晚上附身画中,靠吸取一些阴气壮大自己。
    一般意志较弱的人还会做点噩梦什么的,女孩子中招的多,但是对阳气很足的男生却没有什么作用。
    张意一转眼,发现自己的师兄已经进厕所洗漱了,哗啦啦的水声似乎掩盖了一切,所以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而张意也能从略微透明的毛玻璃上,看到师兄的肉体。
    !

第二十章,故事走一波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