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作者:东东73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作者:东东732017年/ 04月/ 19日字数:11144第十五章人的欲望是随着环境和征服而改变的,而且人只要不要脸,想得到的东西会日益剧增。
    在我得到妈妈的同时,姨妈也是情理之中。
    但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远远更多,比如看到妈妈辈的阿姨,只要看得上眼的,就会在脑子里面意淫一番,无不快乐!虽然每次都在射出精华那一刻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为什么会想到她,而且觉得不再是那么迷人。
    然而,男人的精力是很快恢复的,它们就会很快地又回到自己脑海中。
    我觉得人只要有钱,很多事情就简单而为,哪怕不简单,也会方便许多。
    所以在我没得到姨妈们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出去做生意,因为家庭的优势,不管做什么都会很顺利。
    当然,也是先打算,下海做生意也是一年之后的事。
    和妈妈并不是能经常做爱的,虽然房子也租了,但是妈妈有她的担忧,我也能理解。
    从上次和妈妈的欢愉,又过了不痛不痒的几天,其中我没问姨妈的事,和妈妈在家趁着爸爸不注意,也会亲吻,轻声说几句私密的话,别无其他。
    妈妈对我来说是付出者,是无止境的付出者,心甘情愿的付出者。
    而我就是索取者,想无止境地索取,不光是妈妈一人。
    然而在人伦的思想了,一个母亲的角色胜过一切,这点我不否认,和妈妈的性爱可以说是胜过之前和之后的所有女人。
    因为,只要有母亲这个角色的存在,性爱的感官刺激,是无法言说的。
    我希望我胯下的女人不能是强势,哪怕是强势的,我都会慢慢软化,让她们变成很听话的小女人。
    我不是s的爱好者,所以我不可能让这些美好的性爱参杂其他的东西,至少不会是有凌辱的部分。
    有些东西,没得到之前,真的也就觉得只不过而尔,我绝不会怎样等等。
    但是身处其中,会情不自禁地改变着自己之前的原则。
    就比如我和妈妈,之前我可能不会想到帮妈妈口交,更想不到会在妈妈菊花部分那么着迷,以至于后来我特别迷恋肛交。
    记得有一天,妈妈在厨房做菜,爸爸在客厅看新闻。
    我因为太久没有和妈妈结合,所以特别想。
    就说我像学做菜,然后就跑到厨房,我爸还笑我能学会猪都能爬上树。
    我来到厨房,看到妈妈围着围裙,只穿一件毛衣,那时候的家里是暖和的。
    妈妈看到我,心领神会,笑笑不说话。
    我不能说上去就摸妈妈的胸和臀部,这是不太可能的,妈妈是我很尊重的人。
    至少在这种环境下是不可能这样做,也不可能一上来就这样。
    和妈妈结合之后,我也迷恋和妈妈的接吻。
    妈妈口有余香,嘴有微甜,并不像我之前担心的那些,比如有些异味。
    在妈妈微微一笑的同时,妈妈转身过来,我伸嘴过去,和妈妈深情一吻。
    进行得很快,舌头的缴入,就分开了。
    然后妈妈说:「出去吧,在这里会碍着我做菜。
    」妈妈的音调是提高了很多,明显是给爸爸听到的。
    我的欲望只是浅尝辄止,不减反升。
    我悻悻地走了出来,我爸爸嘲笑般地说:「看吧,你想学,你妈都不让,厨房是她的天下,不允许其他人在里面捣乱。
    」我也笑笑说,就是。
    然后回房了。
    反正无聊,我就拿起电话打给大姨。
    「小子,怎么啦?」大姨接通电话就这样说,自从上次在酒店看到我和妈妈,大姨对我的称呼就变了,以前都是和妈妈一样叫我吕吕。
    对我来说,小时候在大姨家里吃住,和我家的差不多,我也感受到了大姨和妈妈一般的疼爱。
    我们表兄弟妹都是经常在一起的,小时候没少给大姨添乱。
    「没什么啊,大姨。
    打电话问问您吃饭了没?」我是想知道大姨是不是一个人,如果是就叫她过来这边吃饭。
    「没吃呢,也没做。
    等下和你姨父出去应酬。
    」大姨说。
    「原来这样,我妈做了好吃的,本来还想叫您来。
    」我笑着说。
    「叫我?不叫你姨父啊?」姨妈笑着反问。
    「就想叫您一个人。
    」我玩笑中带着很认真很期待语气。
    「哈哈,好吧!本来我也不想应酬又懒得做,现在可以去你们那里蹭饭。
    等下我叫你姨父先开车送我过去。
    」姨妈说。
    「不会吧,真的是您一个人来啊?」我难以相信地问。
    本来在妈妈那里的欲望得不到,就胡乱打电话给大姨聊聊骚,反正都心知肚明了,我不能就这样不主动。
    「怎么不会,不欢迎啊?」大姨格格地笑着问。
    「哪能,我早就希望大姨您一个人来。
    」我说道。
    我觉得运气真的太好了,东边不亮西边亮,虽然也就是打个电话给大姨而已,然后果然就是大姨一个人过来。
    「那好,我现在就出去,你姨父准备好了。
    」大姨说。
    然后隐约听到大姨说要来我家吃饭,不想去应酬了。
    姨父也很快答应了。
    我明显感觉到,大姨就是故意不挂电话的,只见她们说完以后,才挂断的。
    大姨来得很快,来的时候妈妈菜还没做完。
    敲门进来,爸爸开门,当然是欢迎咯。
    妈妈听见后就问:「姐,您怎么来了?」姨妈说:「难道不能来你们家蹭饭啊?」说完就呵呵笑,一边走到厨房。
    我知道姐妹两肯定在厨房说悄悄话。
    果不其然,不一会就传来她们爽朗的笑声。
    有大姨的加入,妈妈厨房的座上客,菜马上就好了。
    吃饭的时候,大姨也是和爸爸妈妈聊天,偶尔搭理到我这边,我看着都觉得很开心。
    脑子里却想着另一种大姨的样子,那是不穿衣服的大姨,对着我淫笑的大姨,在我胯下的大姨,帮我吃肉根的大姨……因为这样想,我的胃口一点也没有,胡乱吃几口饭,喝一点汤,就说饱了。
    但我没离开饭桌。
    再多看大姨几眼,妈妈眼神也是偶尔和我对视,我们都相视而笑。
    她们姐妹吃饭都是慢,我爸也觉得气氛好,开了一瓶酒,还问姨妈和妈妈喝吗?两姐妹都说,可以喝一点。
    我只要看到喝酒,我就不想看了。
    回到房间,我又做了个大胆的举动。
    因为我这几天新买一个手机,所以就有两个,一个号是临时卡。
    当时微信还不流行,手机也就方便发短信而已。
    我假装走到饭厅,说拿一点东西,然后走到大姨身边,手故意碰了碰大姨。
    大姨看来一眼,看见我递给她的是一个手机,很慌张很快速地接了。
    当时妈妈也发现了,眼神有点看不懂。
    似有一些夸奖,又有一些吃惊,或有一些不知所措。
    不过这些动作都很隐秘,至少爸爸不会发觉。
    因为我要拿的东西就是冰箱里面的可乐,冰箱在饭厅里,大姨坐得离冰箱很近。
    我拿好了,也不看大姨和妈妈的眼神。
    余光看到大姨妈很紧张地握着我的手机,一直放在两腿中间。
    回到房间,我马上发短信:「别担心,我调的是震动提示,爸爸听不到的,而且这个手机是临时卡。
    您悄悄看,悄悄发。
    」我先发这一句。
    我知道我嘴巴能说,但是要我用文字说服一个人,我更觉得方便,也更觉得能表达自己的情绪。
    过了一分钟,我看到大姨回了短信。
    那时候就算不会拼音,也能笔画打字的,所以大姨回得很快,再说她们都是在单位的,拼音就算不熟悉,那时候都得学习的。
    我根本不担心大姨回短信的速度,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
    「臭小子,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给我什么东西。
    好吧,大姨就跟你这样聊聊。
    」很短的两句话。
    「哈哈,好的,我不叫您我平时叫的。
    在这里我叫您姐,毕竟为了不必要的麻烦。
    」我笑着发出去。
    「叫什么姐,乱了辈分,既然是临时卡,你怕什么,就叫大姨,或者叫妈。
    」看到大姨回的,我兴奋了起来,想不到大姨这么大胆,这点根本不想妈妈。
    我想着,确实不怕什么,因为这个是临时卡的手机,我自己的手机平时也没人翻。
    「妈,您以为我不敢叫啊,我现在两个妈都在。
    」「哈哈,另一个妈只知道我发短信,看不到,气死她。
    」「我知道啊,现在我就想和您这个妈聊。
    」「不怕那个妈伤心?」「不会,我都爱你们。
    」「就知道嘴甜。
    」「妈,您厉害,打字和我一样快,而且偷偷打。
    」「妈我早就打得一手好字了,你现在才知道。
    」「怪我怪我,两个妈都是打字能手。
    」「那是。
    」大姨回道。
    「妈,您对我和另一个妈的事,怎么看?」我期待地问。
    「明知故问。
    另一个妈不是都和你说了吗?」「嗯,我知道。
    」我觉得应该大胆点,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怕什么,就当作现在和自己的妈妈一样,有什么就说。
    「知道就好,妈很开心今晚你叫我过来吃饭。
    也喜欢你叫我妈,真的开心,也为我妹妹开心,我们都很爱你。
    」看得说大姨说这句话很真情流露。
    「妈,我想让您也开心。
    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真的想,很想。
    」我也很真心地回着。
    「等下你送妈回家,我们慢慢走回家。
    」「遵命,很荣幸也很乐意。
    」我加了一个简单的微笑表情。
    「等下姨妈就拿你这个临时卡的手机打我自己的电话,这样就可以骗你爸,很快就能走了。
    」大姨也给一个微笑表情跟着。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想不到大姨这么聪明,和我想的一样一样的。
    「哈哈,再等几分钟。
    」「好的。
    」然后大姨就没回了。
    我也故意去客厅坐。
    果不其然,一会儿姨妈的电话响了。
    「喂,小林啊……什么事……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回去拿给你。
    」大姨说完,就跟爸爸说:「不好意思,单位的小林找我,急事要回去一趟。
    」说完就急急忙忙站起来,妈妈看到我们两个,神情有点依依不舍,还有点吃醋的情态。
    「吕吕,你送送大姨。
    」大姨说着,也不管我爸妈,就拉着我走了。
    我们走到楼梯处,大姨说:「你妈不开心了,这么快就走。
    」我说「不怕」。
    然后大姨就和我急急忙忙下楼,打车。
    我们没再说话。
    然后我手机短信响了。
    我翻出来看,是大姨的。
    「等下我回家,你继续坐车去开房,好吗?」「大姨,好的。
    」我急忙回道。
    09和10年的时候,很多宾馆是不需要身份证的,所以我没带身份证我也根本不担心。
    车五六分钟就到了大姨家。
    然后大姨客道着给司机听着:「回去吧,吕吕,大姨到家了,回家跟你爸妈说就行。
    」我说好的。
    然后就叫司机开车,就说去xx网吧。
    毕竟年轻人去网吧很正常,虽说司机我们不认识,但是我们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认识到我们,或者大概认识。
    这个网吧旁边五百米这样就有一个宾馆,我故意去到离大姨妈和我家都远点的网吧。
    一样的套路,像一样的剧情,就像模仿着和妈妈的故事,但又有不同。
    我开好房,马上发短信给大姨:「妈,我到了,在xx宾馆3302。
    」「妈马上到,妈都没进家门,现在打车。
    」我感觉得出大姨很急,至少比我还急,我乐坏了。
    「妈,我等您。
    」「快到了。
    」「好。
    」然后大姨没再回。
    过了十分钟,大姨回了。
    「开门。
    」我大喜过望,原来这么快就到了。
    打开门,就看到大姨笑着,然后快速进门。
    这时候的我却不知道该怎样,然后我调皮地问:「大姨,现在我还叫您妈吗?」「现在随便你,我希望你叫妈。
    」大姨笑着说。
    「这个宾馆还不错,环境好,看着也干净。
    」大姨继续说,也许也是为了让气氛轻松起来吧。
    「妈妈要来,肯定要好点的。
    」我故意说成妈妈,这样感觉更加好。
    「算你懂事。
    」大姨说。
    我观察着大姨,带着丝巾,穿着长到膝盖的毛妮大衣,在胸前扣好的扣子,显然藏不住大姨的身材,因为有些胖。
    大姨坐坐床上,耳垂上的耳环特别吸引我,扎起的秀发,有一撮在耳朵边上,杂乱地伸敞着,可能是下车风太大。
    大姨和妈妈一样,不爱化妆,就是素颜,至多抹点润肤液。
    看着大姨的眼,眉毛,睫毛,鼻子,嘴巴。
    之前虽然能很近地看着大姨,但都没有仔细地观察。
    大姨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在这一分钟的无言环境下,都不知道要怎样继续。
    我没注意到大姨手部的动作,我突然就听到自己的短信声响了,打开一看,也是大姨的。
    「时间不多!」简单的四个字,是在暗示着我。
    我没回,也没说。
    颤栗地两手分别搭在大姨的肩上,像对妈妈一样,把大姨转过身来。
    大姨双手紧握着手机,我知道大姨大胆,但不能说不紧张。
    看着大姨紧闭的眼睛,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是幸福的时刻。
    我轻轻地把自己的唇贴上去,当碰到大姨的双唇,大姨身子有些软了下来,然后就躺了下去。
    我顺势也压上去,我的双唇夹住大姨的上唇,大姨的双唇夹着我的下唇。
    就这样轻轻浅浅地让嘴唇感受着彼此,然后我用舌头去体验着我的大姨。
    大姨嘴中的温度是很一般,不像妈妈那样的高,甚是还觉得有点冰凉。
    没有清甜的味道,就是无味,虽然比不上和妈妈的亲吻那么清甜,但也有不错的感觉。
    大姨的吻,显然很生涩,不知道是不是不经常接吻。
    经常牙齿碰到牙齿,这种感觉却给我享受,所以我也在等到激烈的时刻,啃着大姨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