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快刀斩乱麻

迷漾(1v1H) 作者:小窗东畔

chapter10:快刀斩乱麻

      夜色如墨,寂静冷清,与屋内火热形成强烈对比。
    曲令禅在书房里折腾了曲漾两个小时,压桌上操不够,又放在椅上操,最后还把她放倒在地毯上,总之留下了一串串暧昧的欢爱痕迹。
    后来曲令禅抱着曲漾去浴室洗澡,被她高潮后粉红的性感躯体激得又硬起来,于是意犹未尽再次插入了女孩的嫩穴,最后结束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三点了,女孩累得闭眼就睡了过去。
    此时,曲漾正坐在曲令禅车里,昨晚只睡了四个小时,她眼皮沉得很,早上费了好大的劲才爬起来,现在还有些困乏。
    说好的两小时,结果弄了她这么久......
    而且,他昨晚好像又射进去了,好几次呢。
    曲漾看了一眼窗外暗沉的天色,心想今天应该不会出太阳了,她只穿了件低领毛衣和不太厚的呢料大衣,这会儿清晨温度正低,冷得她打了个哆嗦。
    曲令禅看了她一眼,开了车里空调,发动车驶离停车场。
    经过小区药店时,曲漾看到它还没开门,她不由贴上自己小腹摸了摸,小声喃语了一句:“叔叔,你昨晚......”
    她没说完,曲令禅看见了她的动作,骤然恍悟了过来,是他昨晚被她洗澡后干净可爱的样给迷昏了头,一直没想起要戴套这事儿了,亏他白天还特意出去买了几盒套备用,结果一只都没拆封。
    曲令禅也看见药店还关着门,手握着方向盘,不知要怎么说,反正有点儿心虚,“你......”
    曲漾截下了他的话,把话说得很轻巧,“没事,等回学校我抽空去趟药店。”
    曲令禅沉默了,心里是愧疚的,吃药本就伤身,而且她还小,要真怀孕了如何是好?愿不愿意生不说,反正怎样受害的都是她,想到这,曲令禅决心以后要做好安全措施。
    途看到式早餐店,曲令禅在路边停了车,问打着瞌睡的曲漾:“想吃什么?”
    曲漾砸吧了下有些苦涩无味的嘴,只想吃点口味清淡的东西,“粥吧,白粥就好,什么都不要。”
    曲令禅点点头,下车去了,早餐店旁边不远有家药店,曲令禅买完早餐出来,脚步顿了顿,走了进去,又很快买完出来。
    回到车上,什么也没说,把白粥烧麦小馒头递给曲漾,还有药。
    曲漾一一接过,“不是说了只要粥不要别的吗,你怎么还——”
    话没说完,看见了避孕药,一下噤了声。
    曲令禅说:“只吃粥吃不饱,再吃点别的,实在吃不下就不吃。”
    “哦。”
    曲漾捏着手里的药,塞到包里去了。
    车重新发动,好一会儿,曲漾正握着小勺喝粥,听见身边男人突然一句:“对不起,漾漾。”
    曲漾愣了下,立即反应过来,淡淡说着,“没事,以后不要再弄进去了。”说完转头看着窗外弯了弯唇,反正让他心疼就对了。
    而且目前她也不是怀孕的好时机,她今年才刚上大一呢,等以后毕业再说好了。话说,她其实是很想给曲令禅生孩的,想到这,曲漾有些兴奋。
    曲令禅听后心里泛酸,空出一只手过去摸了摸曲漾柔软的长发,温声缓说:“不会了。”
    到学校的时候,七点五十。曲漾下了车来不及将又提回来的行李箱放去宿舍,匆匆往教室赶去。
    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但也有很多逃课的,教室里空位还很多,她拉着行李箱,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
    随后,有一人在她身后坐下。
    曲漾有所察觉,条件反射回头看了下,又若无其事转回去了。
    顾鸣佐又恼又喜欢她这副样,她怎么可以这么淡定呢?!那天她明明说了也喜欢自己,之后又立马说不喜欢自己了,也不知是为何。如此善变,难道现在看到自己不会尴尬吗?至少要说点什么吧?
    铃声响起,讲台上老师已经播放着ppt讲课。
    思修课是公共课,院里几个专业一起上。顾鸣佐和曲漾不是一个专业,平常一起上课机会不多,而且这种公共课一般逃课的人很多,顾鸣佐也是今天过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上曲漾。
    还好老天没有像她一样戏弄他,不管怎么样,总要问个明白吧,她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真的把他当猴耍。
    顾鸣佐就那么静静盯着曲漾的后脑勺看,她长长的黑发铺了半个背,柔顺垂直,发尾是小弧度的卷,稍稍一动,他好像就能闻见她的发香。
    顾鸣佐呼吸沉了一分,不着声色前倾几分身,鼻尖离她发丝更近了。
    其实他真的很喜欢她,不然也不会放下身段去主动告白。
    开学以来追他的漂亮女孩不少,但他眼里只容得下前座这个叫曲漾的姑娘,军训开始他就注意到她了,她是那么美丽,那么特别,穿着泯然于众人的军绿色迷彩服,站在一片密集的人群,能让人一眼看到她,只看到她。
    四十分钟过去,好不容易挨过了一小节到了课间休息,顾鸣佐却还未来得及跟她搭上话,就看她起身去厕所了。
    他视线不由落在了她座位旁边放着的玫瑰金色的小行李箱,那天她也是提着它走了。
    顾鸣佐等啊等,直到上课铃再次响,她才回来。
    又没说上话。
    终于,仿佛经过天荒地老,铃声再次在期待响起,无聊的思修课可算结束了。
    教室里响起一阵学生们纷纷收书的响动,曲漾把书放进包里站起后也打算走,被叫住了。
    “曲漾!”
    身后传来一声语气有点着急的年轻男声。
    曲漾闻声望去,红润的唇瓣微掀,“有事吗?”
    顾鸣佐一颗少男芳心几乎要被她疏离冷淡的神色给压碎了,他也站起来,“你......”
    操,组织酝酿了一整节课的话却问不出了。
    曲漾等了几秒,不想等了,“没事我走了。”
    “哎!”顾鸣佐连忙叫住她,眼皮无奈一掀,“你那天什么意思啊?”
    周围还有没走的同学纷纷侧目过来,兴致又八卦打量着两个被院里讨论次数最多的俊男美女。
    曲漾不喜欢被别人围观的感觉,心里当下泛起不适,转身就走。
    顾鸣佐只得追上去叫她,可女孩步伐不停,他急得伸手拉住她行李箱的拉杆,力气很大,阻止了它的滚动。
    曲漾眉心一皱,“放手。”
    顾鸣佐不放,“你说清楚,周五那天下午你到底什么意思,耍我呢?”
    曲漾抬眸看他,“......不太好说,总之不好意思。”
    “为什么?”
    曲漾沉默,微微露出为难的神色,她确实是利用了一下他,但隐情真的不好跟他解释。
    顾鸣佐看她这样,索性也不逼问了,心有些痒痒,直接问自己最在意的事,“那,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
    男孩真诚炙热的眼神一眨不眨盯着女孩,满含期待。
    曲漾不想纠缠这些不感兴趣的人和事,也不考虑会不会伤到男孩的心,直接快刀斩乱麻,“不喜欢,对不起,那天让你误会了,也谢谢你的喜欢。”她用了点力,从怔愣的男孩手夺回了行李箱的拉杆,点了下头,“再见。”
    说完走了。
    顾鸣佐又一次呆若木鸡立在原地,一颗心冷了又冷,比今天天气还冷,但比不上前方那个只留个倩影给他的女孩的心冷。
    他悲伤地垮下肩膀,垂下眼帘,人生第一次尝到了失恋的滋味。
    --

chapter10:快刀斩乱麻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