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涌

皇太女起居注 作者:三缺嘤嘤嘤

云涌

      “殿下……”泡了约两刻钟,浴桶中的热水已经稍有些凉意,王允仙重又兑了一壶金银花汤,挽着袖子一点点倾入其中,“适才药膳局派人来问,不知今日晚膳摆在何处?”
    这几天近身服侍的女官宦臣总是时不时露出一脸诚惶诚恐的神色,就连王允仙都不自觉带上了十二万分的谨慎小心,教她又气又好笑,简直不知道如何自处——有周以来第一位皇子诞降,于东宫而言的确是前所未有的冲击,若说心中没有半分忐忑只怕三岁小儿都不信,可她也不是傻子啊,难道还会怒形于色、暴跳如雷,上赶着落人的口实吗?不论外人相不相信,最初的震惊与恍惚逝去,此刻冯献灵脑中只剩‘最后一只靴子落了地’的沉定释然。
    “还是摆在承恩殿吧。”姚琚是典型的江南舌头,喜食鱼虾鲜菜,正好夏天多瓜果,再叫两碗冷淘跟他一起吃,“对了,上次的王母桃还有没有?孤记得淮阳爱吃那个,若有,给她和延福殿都送去一些。”
    依母皇以往的作风,昭告天下的旨意大抵会在八月初发出——七月毕竟是鬼月,公告此等大事或有不吉。哗啦一声,殿下扶着王女史的手跨出浴盆,心内叹道,只是这样一来,今年元元的生辰恐怕过不开心了。
    盛夏天黑的晚,用完晚膳已是酉时二刻。也不知是不是累着了,收拾碗筷的小太监前脚关门告退,后脚殿下就如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胡床上,她一向坐卧如钟,难得露出这种赖皮样子,教他新鲜了好一会儿:“这是怎么了?”
    晚上有一道天花蕈、兔腿肉与笋丁、雕胡糜做成的带馅儿蒸饼,鲜美可口、清香宜人,她一口气用了好几个,姚琚唯恐她积食,又哄又骗的想将人拉起来:“殿下又不曾下场,怎么倒累成了这样?”
    冯献灵叹了口气,顺势环住他的腰:“看他们打球比我自己下场还累。”
    鄯思归此次投周十分匆忙,连伴当带部曲统共只有四人进京,剩下那个是鸿胪寺不知从哪儿挖出来凑数的,就这样大周都只是险胜一分。冯喆、冯熏、冯唯挽已经是宗室中的少年翘楚,李阳冰的球技更是有目共睹,五个人硬是差点没拼过他一个。
    突厥王室……不,突厥武士的弓马究竟娴熟到了什么地步?
    事关国务,姚琚不能多嘴,只好轻轻拍顺着她的背:“再累也得起来看会儿书,才刚用过晚膳,立时就睡有损玉体安康。”
    “……夜里灯烛晃眼,”她终于不情不愿的在他怀里抬了抬头,“叫他们拿棋盘来,咱们手谈吧。”
    太女妃挑了挑眉,尽管一字未吐,但她就是从他脸上读出了五个大字——你不害羞了?
    冯献灵恼羞成怒,嗷呜一口咬了上去。
    一如她所料,八月初二上阳宫传出谕旨,至尊喜获麟儿,特此大赦天下,原定于八月初十回銮的圣驾也改成了初五——为了给皇子作满月。
    霎时间中秋佳节、公主诞辰都成了昨日黄花,如今满神都议论最多的便是这位尚未序齿的小皇子。至尊没有表态,甘露殿的宫人也拿不准该称其为‘大殿下’还是‘四殿下’,只好统一含糊其辞的称之为小殿下,反正他确实最小嘛。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外面吵得沸反盈天,宫里当然不会太平,冯月婵满腔委屈无处诉,气急败坏的跑来找阿姐对质,“你早就知道,却不告诉我!”
    皇太女面无表情:“告诉你有什么用?”
    -----
    今天网站实在太卡了,就不回留言了哦,明天回吧
    --

云涌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