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υщáηɡSんê。ΜΕ 闷雷

抄刀 作者:观音山

YυщáηɡSんê。ΜΕ 闷雷

      录音到此为止。
    好友没再发讯息过来,陈圆对戛然而止似乎习以为常,挑了挑眉就切换了页面去看微博。
    嘴里的糖吃掉半个圆,江停衔着纸bang,再溶化三分之一时,陈家的车到了。
    陈圆首先坐进副驾驶,江停敛下眼看,陈圆看他不动,讥诮道,“g什么?si妈啊?”
    他掀了掀眼皮子,淡声道,“等人。”
    陈圆皱眉,忽然通过后车镜瞄见一个人,不耐烦道,“你真把你自己当救世主呢?”她沉声道,“江停。”
    江停侧身见邵佳三步并两步奔过来,待她走近把她塞进领口的头发拨出来,这时候对陈圆抬了抬下颚,隔着车窗陈圆瞬间明了,她黑下脸,催促司机开车。
    江停在风中站两分钟左右,嘴里的糖只剩一小粒,终于见到要见的人。
    陈彻耳机里自动播放show  me  the  money,她余光瞧见路灯一旁立着的人,脚步不停,快步经过,江停在此时抬手拦住。
    陈彻折身绕过,江停cha在右k兜里的手ch0u出来要押住她肩膀,她不躲,他不收手。
    陈彻手肘撑上行李箱手把,视线散漫却盛满攻击x,她动了动嘴皮子,就能叫人火冒三丈。
    “直接点行吧?没时间跟你耗,”陈彻对公交站抬了抬下颚,“赶车,没瞎吧?”
    江停把嘴里的糖嚼碎,话不回,放下的左手绕到她后衣领,一手把她提起来,他眯着眼看,陈彻的脚底离地,衣领抠紧她脖颈,呼x1不顺畅,但仍然si撑脸面,只冷着脸。
    陈彻没挨过揍,也没跟人这样近距离接触,她挺烦,但她绝对打不过江停,只不怕si的挑衅,“观赏完没?”
    “没。”江停上下嘴皮子一碰,接着说,“看不看是我的事,动不动你也是我的事。”
    陈彻嗤之以鼻,“傻b。”
    他对此类的话已经听到起了茧子,敛下的眼里蕴含着不过如此的意味,揪住她领子的手给松了,跟着退后两步,一只手抄兜,一只手提过她的行李箱。
    陈彻眯眼,“你有病?”
    江停留给她一个后脑勺,一直到公交站点,才脱手抱臂等在一旁,见她走近就不咸不淡动了动嘴,“不想听你说话,闭嘴。”
    陈彻先前给他一套举动ga0得m0不着头脑,现在又吃了鳖,得,不说话也行,就是会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瞧一眼,再不情不愿落一字,“谢。”
    耳机切换第二首歌,bout  it。陈彻剥了块白巧克力,咬断半块嚼的有条不紊,车五分钟后到,江停在她身后上车,车厢空荡荡,刷完卡回头挡住江停,把左手的巧克力丢给他,在这刻夺过他手上的行李箱,本来不打算说话,还是没忍住气,“滚吧。”
    驾驶员耳尖,侧头瞟一眼,正要嚷,江停一眼睨过去,刚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他把巧克力揣着,考究似的看一眼她,缓缓弯下身b近耳廓,说,“一路平安,小不点。”
    轰。
    天边打一记闷雷。
    真他妈应景。本站即將停止更新 請前往YμωǎńɡSんē。MЭ閲讀更多文章;
    --

YυщáηɡSんê。ΜΕ 闷雷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