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υщáηɡSんê。ΜΕ [赵嘉容]

抄刀 作者:观音山

YυщáηɡSんê。ΜΕ [赵嘉容]

      三个月的时光转瞬即逝,来年春季已至。
    陈圆左手把着一杯热饮,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摩擦搓捻着一张双线薄上撕下的纸条,一脚踏进高二尖子班前门,像往常那样掀了下眼皮,发现江停的位置空着。
    目光移向他右侧的位置,也空着。
    陈圆吹了声口哨,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前后排的nv生凑上来笑嘻嘻,“这次是谁送的?”
    她用食指指腹按住纸条缓缓推到课桌正中间,最前面的nv生揭开纸条,同时有三位nv生拨出这串号码,她们彼此嬉笑谩骂,陈圆耸肩,向后靠,咖啡的热气升腾,其中一位手速最快的nv生被接通,另外两位得到正在通话中的指示,一位瘪嘴挂断,另一位只把手机屏幕灭掉,她们吐舌头笑,接通的那位按下免提键,有人适时录音。
    陈圆垂在两侧的手举起来,仰头端详新做的指甲。
    鹤城初春,市中心的人民医院b栋十五楼重症监护室里站着一个人。
    刑警在十五分钟前cha0水般散去,病人家属三分钟前下楼买饭,一行中只留下一个高一的小姑娘,半分钟前她去了洗手间。
    此刻,这间icu只剩下两个人。
    一个si人,一个活人。
    nv人身材修长高挑,黑se的发长到x前,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她手上捏着一支细长条的男士雪茄,她正低眼瞧着病床上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的男人。
    蓝白条纹的病号服,雪白的被褥,崭新的病床,nv人看了一会觉得没意思,抬眼睨见窗外歪脖子树上大片树叶nengh,万物复苏,焕然一新。
    她折身要往外走,撞上上完洗手间急匆匆赶回来的小姑娘。
    小姑娘见到她脸庞后有一瞬间的讶异,张口结舌的要喊,nv人垂眼,她便开不了口。
    走出医院大门,人高马大的保镖为她拉开车门,她衔住雪茄,前排的人转过身为她点火,吐出灰白se的烟雾来,另一只手拿下眼上的墨镜,右腿叠上左腿膝盖,长筒皮靴抵上前座。
    车开的四平八稳,半路上下了大雨,滂沱大雨,雷电交加,气势磅礴,势不可挡。
    车内是一片沉静,此时撂在座位上的手机振动,nv人点开。
    是短信。
    “细妹,爹地对不住你。航班延误,我同妈咪赶唔返嚟,妈咪叫h姨畀你煲咗鲍鱼粥,你趁热食。我哋拣嘅礼物,已经寄返去,我想应该送到屋企啦,你折开睇睇,我想你应该会中意嘅。[小妹,爹地对不住你。航班延误,我同你妈咪赶不回来,你妈咪叫h姨给你煲了鲍鱼粥,你趁热吃。我们挑的礼物已经寄回去了,我想应该送到家了,你拆开看看,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
    她刚看完,有电话打进来,温容。
    “嘉容,我这里有个新片,不过是电视剧,我叫助理把剧本发到你邮箱了。我知道你不接连续剧,不过我想你先看看剧本,我觉得你真的很适合。”
    赵嘉容嘬了一嘴烟,片刻后道,“男主角定好了?”
    “啊,”温容笑了笑,“定的差不多了。b你小一岁,我外甥,江停。”
    她笑了笑,说,“好啊。”本站即將停止更新 請前往YμωǎńɡSんē。MЭ閲讀更多文章;
    --

YυщáηɡSんê。ΜΕ [赵嘉容]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