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长孙_分节阅读_85

庶长孙 作者:心情很down

庶长孙_分节阅读_85

      怀安公主早就适应了祁青远不时亲昵的举动,也就大大方方的任祁青远捏着,摇摇头道:“礼单已经够厚了,只是想着多日没见母后了,有些想念罢了。”
    “噢,”祁青远有些不相信,往日他回来,小公主可没这么乖巧,不过,怀安公主在他面前可藏不住事,就算他不问,小公主自己也会嘀嘀咕咕说出来。
    果不其然,见祁青远只是淡淡的噢了声,就没反应了,小公主只好自己问了出来:“外面的事儿都处理好了?”
    因为国公府分家和公主受伤的事,在帝都还有余热,祁青远若是直接约见黄澜舟,太引人注目了些,祁青远只好采取迂回之法,让怀安公主陪着见了不少人。
    怀安公主也从祁青远口风中,模模糊糊知道这两日,祁青远一直在忙河东之事,事关胞弟,怀安心里自然牵挂着。见祁青远今日这么早就回了满穗园,还一脸轻松的样子,自然忍不住想关心一二。
    “嗯,”祁青远微微颔首,他并没有这个时代男人的大男子主义,觉得女人的天地只能是后宅,怀安公主对刺客一案的关心,他也清楚,能对她说的,他都不会有所隐瞒。
    但事关重大,结果到底如何也难以预料,也不好与她详说,只道:“暂时还算顺利,后续如何,就看舅父和大表兄的了。”
    怀安公主听到顺利二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笑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见祁青远僵直着脖子,主动替他按摩起来,骄声道:“舅父的本事就不用说了,大表哥是陈家孙字辈最出类拔萃之人,有他们出马,定是手到擒来。”
    祁青远眯着眼,享受着小公主难得的殷勤,附和着与她耍嘴皮子:“是是是,陈家的几位表兄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这点小事哪能难倒他们啊。”
    怀安公主得意地扬扬眉,矜傲道:“当然,本宫的驸马本事也不小,不然大表兄怎么会说,你是不输他的小狐狸。”
    祁青远听小公主夸他本事不小,刚咧开了嘴,就听到陈东行说他是小狐狸,嘴角的弧度一下子僵住了,悻悻地问:“陈东行就是这么评价我的?”
    怀安公主揉捏的动作一顿,暗呼失言,怎么把陈家人玩笑时对他的评价说了出来,支吾了两声,撒娇打岔:“驸马爷对本宫的按摩可还满意。”
    祁青远哼了哼,把想要逃跑的小公主困在怀里,挠了挠她腰间的软肉,威胁道:“为夫觉着陈大表兄才是货真价实的狐狸,殿下觉得为夫说得可有理?”
    怀安公主娇笑出声,躲不过祁青远的袭击,只好承认属性为狐的人是陈东行,小两口玩玩闹闹,甜甜蜜蜜的腻歪了好半天。
    别人家的姑娘出嫁,都是在新婚第三日携婿回门,但因国公府的内斗,把怀安公主回门的日子拖到了今日。
    怀安公主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离开皇宫这么久,虽然对桎梏了她十五年的宫墙依旧喜爱不起来,但里面有她最爱的亲人,所以重回皇宫,小公主还是激动不已。
    皇家公主的回门宴,自然与普通人家不一样,祁青远先是带着怀安公主叩见了武顺帝,听了老丈人的训话后,才跟着怀安公主到坤宁宫给陈皇后请安。
    陈皇后有些激动的看着跪在下首的一双璧人,等两人行完礼,连忙叫起,与祁青远寒暄了两句,就把人丢给了荣亲王,自己带着怀安公主进了内室,母女俩说起了贴心话。
    “芮儿,快给母后看看你烫伤的地方。”陈皇后拉着怀安公主就往屏风后走去,左瞧右看,声音急切。
    怀安公主本就没什么大碍,忙拉着陈皇后的手摇了摇,道:“母后不必担忧,女儿并没有被烫到,只是做个样子出来,给那些人看而已。”
    可陈皇后一片慈母之心,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半分委屈,非要自己亲眼看了,才放心,可把怀安公主羞红了脸。
    小公主身上并没有半点疤痕,可其他斑斑点点的痕迹倒是不少,新婚夫妻,恩爱岂能少得了?
    陈皇后见女儿满脸红霞,娇羞不已的样子,也掩去了那点尴尬,一副老怀安慰的样子道:“看来青远对你不错,这样母后也就放心了。”
    怀安公主扑到陈皇后怀里撒娇,羞羞答答的与陈皇后咬起了耳朵。
    而祁青远被自己的小舅子引到了坤宁宫西次间,郎舅两人虽也见过好几次面,但这样坐下来聊天还是头一遭。
    刚开始还有些客套,不过一个有心示好,一个存心结交,气氛倒也慢慢熟络起来,五花八门的聊起来。
    等到陈皇后和怀安公主咬完了耳朵,祁青远与荣亲王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在坤宁宫领了午膳,祁青远才带着怀安公主出了皇宫。
    第102章 夜市
    七天的婚假一过,祁青远也就回了神机营继续当差,又快到年底了,稿案处自是没了往常的清闲,加上还要处理神龙卫这些日子的情报往来,祁青远着实辛苦了几日。
    在仔细查看了这几日暗部汇总的情报后,祁青远暗中舒了一口气,河东之事神机营的确还被蒙在鼓里。
    等黄澜舟按两人商量好的时间,把消息上禀神机营后,海大师虽然立即下了密令,黄澜舟也再次收拾好行囊,远赴河东,但此时陈家的探子已经在河东放开了手脚。
    河东的事祁青远已经插不上手,虽然心里憋着气始终牵挂着,但面上不显,每日来往于神机营和公主府,两点一线,倒也自在。
    祁青远调到稿案处,在外人看来是因为他做了皇家女婿,需要避嫌,虽然升了官阶,但从带兵的武将转成文职,卸下了实权,只虚领一个驸马都尉的官衔而已。
    但暗里的好处,只有祁青远自己知道,接管了神龙卫的情报不说,军中文职,不需要每日操练值守,晚上还可以回公主府住。
    之前祁青远一直都住在神机营的营舍,是想避开祁国公府无止尽的争斗,但现在成亲了,家里有娇俏的小娘子在等着他回家,祁青远当然不会再苦哈哈的住在神机营。
    怀安公主也慢慢适应嫁为人妇的生活,操持家事、结交贵妇,凭借嫡公主的身份,怀安公主很快融入了帝都的贵妇圈子。
    祁青远也拿到了分家文书,小夫妻只需在逢年过节时,上国公府请安做做样子,没有公婆需要伺候,祁青远又宠她,不到两月,怀安公主就成了帝都女子人人羡慕的对象。
    小两口的日子过得甜甜蜜蜜,红红火火,迎来了夫妻俩的第一个新年,又迎来了武顺帝的五十大寿。
    天子寿辰排场自是不小,又逢五十大寿,帝都几个月前就已经忙活开来,各地上报了不少祥瑞之事,朝廷也有一系列恩旨下来。
    减免赋税、恩赐特赦、加开恩科,帝都笼罩在一片欢庆的氛围中,祁青远也如愿以偿地,把于夫人和于老太爷的名字加在了特赦名单之中。
    “快快快,本宫要那件天青色的长衫。”怀安公主迫不及待的催促自己的侍女,想早点卸妆换衣,因为祁青远答应了今晚带她出去逛夜市。
    两夫妻刚参加完武顺帝的寿宴,从皇宫里回来,万寿节按例都是欢庆三日,今日不仅是宫宴的最后一日,也是取消宵禁的最后一日。
    怀安公主早就想领略帝都繁华的夜景,想到与祁青远的初见,更是心动不已,可武顺帝大寿,身为女儿女婿,哪里有逛夜市的时间!
    万寿节三日庆典,两人都忙得像个陀螺,第一日武顺帝带领群臣祈福天地、祭奠列祖列宗。
    第二日武顺帝大宴群臣,接受各国使臣的贺礼,祁青远作为新女婿,要在前朝跟着众大臣一起向武顺帝祝寿,怀安公主要在后宫陪着陈皇后宴饮各位达官贵妇。
    今日是第三日,能在这个时辰回府,还是怀安公主磨了陈皇后许久,才假借身子不适之由,提前退出了武顺帝摆的大型家宴。
    祁青远微红着眼,接过侍女递来的醒酒茶,一饮而尽,今天祁青远可是实打实的,喝了不少酒,饶是他酒量不错,也经不起这样的搓摩。
    今日是家宴,出席的人不是姓赵的皇室亲贵,就是娶了公主郡主的驸马郡马们,祁青远尚的是嫡公主,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家宴,自是成了灌酒的对象。
    祁青远此刻无比庆幸,自己昨日受不住小公主的撒娇,答应了今日带她出府,不然现在不知道,要被那群王世子们灌成什么样了。
    怀安公主换好衣服出来,一头秀发以丝带结扎,挽成两髻,随意搭在肩后,画粗了眉毛,粉黛未施,一袭男士长衫,到真有几分清秀少年的模样。
    见祁青远还是微微醺醺的样子,紧了紧眉,上前两步,摸了摸他发烫的脸颊,颇为犹豫地问道:“真醉得厉害?醒酒汤可喝了?不然我们改日再出府?”
    祁青远摇摇头,扯出一个笑,拉着怀安公主的手就往外走,他脑子清醒得很,只是还有些酒意没有散完,小公主盼了这么久的夜市,岂能让她失望。
    小两口十指相扣,穿梭在热闹的人群中,帝都宵禁一向戒严,像这样解禁的日子并不多,所以这几个夜晚,人们就像被放出笼的鸟儿,尽情狂欢。
    天子大寿,整个长街都是欢腾喜庆的模样,舞龙舞狮耍花腔的,唱戏卖艺说书的,怀安公主看的目不暇接,恨不得长出八只眼睛,八个耳朵。
    大街上人潮涌动,热闹喧哗,怀安公主又是个会来事儿的,这不,看到不少人兴奋的往前面酒楼赶去,也顺着人流,想看看有什么热闹。
    祁青远见小公主心痒痒的样子,朝力行使了个眼色,不一会儿,就听力行回报:“前边是鸿盛楼,聚集了不少今科应考的举子,正在比试诗文呢。”
    比试?祁青远一听,想起神龙卫这两日收到的线报,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跟怀安公主嘀咕了几句,小公主对什么新鲜事儿都感兴趣,一听什么才子比试,当即两眼放光。
    两人赶到鸿盛楼时,远远地就听到一阵喝彩声,祁青远见鸿盛楼,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
    正犯难呢,就见力行竟领着陈东行的小厮向他走来,人多眼杂也不好行礼问安,小厮只拱了拱手道:“我家大少爷说,若是您没有预订位置,可以同他和……”
    又一阵喝彩声传来,淹没了小厮说的后半句话,祁青远只大概听到了小厮说,陈东行请他到里面包间,忙点了点头,跟着小厮往里走。
    可好不容易穿过人群,到了陈东行所在的包间,不仅陈东行愣住了,祁青远也愣住了,因为包间内可不只陈东行一个,六七个大男人正对着下面的比赛评头论足呢。
    青远下意识的把怀安公主挡在身后,讪笑的朝众人打了个招呼,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陈东行睁大了眼,想分辩祁青远身后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家表妹,就见陈东胜猛地起身,结结巴巴的指着祁青远道:“公,公,表妹?”
    祁青远摸了摸鼻子,本来想着陈东行不是外人,就算让他知道了,祁青远带怀安公主出来玩,也没什么大碍。

庶长孙_分节阅读_85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